•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16 画符

    老三那一笑,笑的我毛骨悚然的,看上去就跟我从前看过的鬼片里的场景似的。也让我顿时和他拉开了距离,更也让我不敢直视他,就怕他身上的东西会突然扑倒我的身上来对我做什么。

    那天晚上和白溪经历的一切,我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所以,我不想再遇上类似的玩意儿,跟不想将我的命给搭上去。

    我便又回到了我自己的床上,想着之后将这件事告诉给白溪。等回到床上以后,我也没闲下来,继续研究着之前白溪给我的那本书。我见刚才那符咒在老三的身上起了作用,便想着或许我多画几张,是不是能靠这些东西保我这条小命。

    想着这些,我便撕了几张纸,裁成了普通符纸的大小,然后又按照书上面的模仿着画了几张。

    那几张符纸看上去都挺好的,虽然不知道笔画顺序到底是怎么样的,但也没什么地方没画对,看上去还挺有那么点意思。但我却总觉得什么地方很别扭,也觉得跟之前见过的那些符咒不一样,我也怀疑,这些玩意儿会不会没用。

    可是,我却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没用,便只能揣在了兜里,准备拿给白溪看看。

    到了晚上,因为有一节课要上的缘故,我便拿着书去上课了。本来老三应该和我一样都要去上课的,但是也不知道老三到底是怎么了,既没有要去上课的意思,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在他的桌前玩着电脑,只躺在床上,看上去好像是在睡觉,这让我觉得挺稀奇的。

    但是,我因为今天看见过他那诡异的笑容,所以也不敢去接近他,便一个人去上了课。

    等上课的时候,果然我又看见白溪被一群人给簇拥着。我本来不打算过去凑热闹的,但是因为老三的事情,我只能板着一张脸硬着头皮挤到了白溪身边坐下,然后不客气的说:“不好意思啊,能麻烦各位离我女朋友远一点儿吗?”

    因为之前白溪已经在一大票人面前说过她是我女朋友,我也没办法解释,所以每当我要找白溪说话的时候,我便会用这个来当借口赶走白溪身边的苍蝇。

    至于白溪,仍旧不懂到底什么是女朋友,听我这么说也从来没生气。我也很庆幸白溪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否则我要么得挨她两个耳光,否则就得被她给当成口粮给吃了。

    那些人听我这么说,又见白溪在我面前一副很乖巧的模样,自然也不好再纠缠白溪,一个个的都不服气的离开了。当然,有一些还在我面前放下了狠话,说要把白溪给抢过去。

    我听了对方的话,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心说你要是真有本事抢去了,可千万别后悔。要是跟许仙一样被吓傻了,我可管不着了。

    但我这会儿没这功夫和这些人计较这个,直接将我白天写好了的那些符咒拿给了白溪看,并说:“白溪女神,你帮我给看看,我怎么总觉得我画的有点奇怪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错了?”

    说完,我便看向了白溪,希望白溪能给我指点一二。

    白溪拿过我白天看的那些符咒看了看,然后缓缓点了点头,脸上似乎是很满意的神情。等她看过以后,她对我说:“简梁,你这些符画的是没什么问题。但就是东西没用对。”

    我一听,顿时很疑惑,心想什么东西没用对?

    “啊?那要用什么啊?”

    我也直接对白溪问出了口。

    白溪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傻不楞登的,听我这么问,对我笑了笑说:“简梁,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这个时候到糊涂?你见过哪个道士用签字笔和作业纸画符的啊?”

    经由白溪这么一说,我顿时才明白了什么地方奇怪,便一脸恍然大悟的说:“哦,那之后我去弄点黄符纸和朱砂来。”

    虽然我之前没学过这些东西,但好歹也算是看过电影,读过几本这类型的小说的,所以有些东西还是知道的。

    而在说完了符咒的事情以后,我却也想起了老三的事情,便将在寝室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了白溪,并对白溪说:“现在,我们已经能确定老三身上的确是有什么东西了。白溪,你可得帮我救救他啊。老三这个人虽然性格古怪了一点,但也不是个坏人。”

    想到老三最近那些奇怪的行为,我顿时便很着急,我也很担心,要是时间久了,这东西会不会在老三的身上造成什么影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溪的表情却很奇怪,她也对我说:“嗯,我知道了。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你那位舍友身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还是不可轻敌的。”

    我听白溪这么说,心里顿时很着急,也想对白溪说,是不可轻敌,但人什么时候才能给救回来啊?

    然而,我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见白溪那样子,也只能在心里着急。

    而白溪,也往漆黑的窗外看了一眼后对我说:“简梁,古墓的事情可能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很多事情,你还是多小心一点才是。”

    我听白溪这么说,很想问白溪,这事情到底复杂在什么地方。

    可是当我想要问出口的时候,我却突然想起了我之前所做的那个奇怪的梦,顿时便觉得白溪或许说的对,便也没再多问什么,心里也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简梁,今晚我们还得在教学楼里再看看。”

    就在我想着之前的噩梦时,白溪似乎察觉了什么,眉头一皱然后对我说道。

    我也从思绪挣扎了起来,对她问道:“怎么了?”

    见白溪这样,我心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而白溪听我这么问以后,回答说:“上次的事情还没收拾干净,罪魁祸首我们还没有抓到。”

    听白溪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打量起了四周,而这一看之后,我也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一股阴风,也从这时吹进了教室里,让人后脊背发凉。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清酒棹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