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 十二章 宋阳

    “啊,张南,记住,为我报仇……”

    第二天一早,还在睡梦当中,张南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惊得他猛然坐了起来。

    “我是做梦了?”懵逼的捞捞头,张南看了看周围,老天师不在。

    张南脑中再次响起了刚才那个声音,刚才那个惨叫声,好像,好像是老天师的。

    “不好,老天师出事儿了。”大吼一声,张南猛地冲了出去,刚刚跑到村口,只见一个黑影搜的一下从张南眼前擦过,快速的朝远处跑去,逃似的。

    而不远处,老天师盘坐在地上,全身都是泥,好像是刚和谁经历过一番生死搏斗。

    “别跑?”张南立马反应过来,说着就要去追那个黑影。

    “你不是他的对手,回来!”老天师痛苦的向张南招了招手,此刻,他双眼无光,面色死灰,犹如一根老木柴一般,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哪还是昨晚一句话就可以让张南胆寒的那个老天师。

    “老天师,老天师,您,您这是?”张南急忙扑到老天师身前,心里一痛,眼泪流了下来。

    “小子,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去走了,我老头子,陪不了你了。”老天师说着,挤出一个笑容,可张南却撕心裂肺般的难过。

    “老天师,您,您不能死,您不能死,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我这就带你,我要找最好的大夫救你!”张南一个劲儿的摇头,想要为老天师做点儿什么,可是才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急得手足无措,一拳一拳的猛捶在地上。

    “没用了,谁也救不了我,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老天师表情很痛苦,咬咬牙,又道:“都是我大意,才中了他的诡计,我死之后,他肯定会掀起风浪,只怕从此之后,村里便不会太平了,我老头子在这里守了一辈子,没想到还是让这白虎出了头,我对不起天师门呀。”

    “老天师,您不要胡说,您不会有事儿的,您不会有事儿的。”张南一个劲儿的摇头,可看着老天师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好像是浸了水的泥一样开始瘫软下去,他没有丝毫办法。

    “我虽然死了,但我那徒儿宋阳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你要记住,只有你们两个一起,才能帮助村里,我,希望你可以为我报仇……”

    “不,不,老天师,老天师,您不能死……”

    张南咆哮起来,可是老天师已经没气了,他彻底的走了。

    张南将老天师的尸体带回了住处,整理了他的衣物,最后一起火葬掉,突然间没有了老天师,张南一时间不知何从,一个人就好像是一块木头一样,跪在老天师的骨灰盒前,双眼无神,面色无光。

    傍晚,家里来了一个青年,二十出头,背着重重的行李,手里拿着一把木剑,胸口挂着三枚古老的铜钱,看上去有些沧桑,又像是历经坎坷的人,好像是赶了很久的路,显得有些疲惫。

    “你就是张南?”一进门,青年便眯眼打量张南。

    “如果是算命的,你还是走吧,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是要吃的,自己去拿。”张南还是跪在骨灰前,语气平淡。

    “老天师是我师傅。”青年直接说着,看着桌上老天师的骨灰,眉头蹙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失声哭了起来。

    张南被这个灰头土脸的青年搞得有些懵,老天师只说过自己有一个徒弟宋阳,能力出众,外出历练去了,在赶回来的路上,而眼前这个青年,灰头土脸的不说,全身上下就三个臭铜钱,还挂在胸前,这是什么毛病?显摆吗?

    “你真的是老天师的徒弟?”张南狐疑的打量着这个哭得撕心裂肺的青年,感叹骗子招数是越来越多了。

    “如假包换,我是宋阳。”青年点点头,又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

    既然自报姓名是宋阳,那就没错了,张南点点头:“老天师是被人害死的,他最后说了,希望我们可以为他报仇。”

    “我知道,一切我都知道,师傅三天前便让我回来帮他,我加急赶回来,可是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师傅,都是我的错,我要是再早一点,您就不会出事了,您就不会出事儿了。”宋阳哽咽,又哭了起来。

    “如果老天师不帮我,或许他就不会被陷害了,都是,都是我害死了老天师。”张南说着,惭愧的低下了头。

    “这不怪你,该发生的事情不会因为谁的原因就会发生或停止,谁也阻止不了。”宋阳说着,走到那个木匣子前,取出水晶球,和老天师一样手划了一下,又念着什么……

    可是这一次,水晶球里却什么都没有,和以往的两次都不一样。

    “可恶,竟然什么都看不到。”宋阳气得龇牙咧嘴,又沮丧的坐在地上:“师傅,这个铁板妖道到底长什么样?我什么都看不到,如何才能找到他,如何才能为你报仇?”

    张南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水晶球竟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更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是水晶球出了问题,还是有人做了手脚?

    “你说的铁板妖道是谁?老天师为什么突然就出事,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张南看着宋阳,这个老天师口中的徒弟。

    “也罢,既然如此,我就将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见水晶球什么都看不到,宋阳索性放下水晶球,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夫人所起。”

    嘶……

    “夫人?”张南差点儿跳了起来,什么节奏,老天师这么说,宋阳也这么说,自己穷书生一个,哪里来的夫人?今早本来要问老天师的,却不想老天师出了事儿,看样子,只能从宋阳口中知道些什么了。

    “就是那个狐家小姐狐美仙。”宋阳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张南只感觉脑子都快要炸了,没错,张南承认自己第一眼看见狐家小姐,就一见钟情,可自己是谁,人家是谁,癞蛤蟆哪能吃天鹅肉?

    “没有夫妻命,姻缘不相接,如果你们注定不能成为夫妻,那姻缘绳栓便不会系在你们身上。”见张南还是不懂,宋阳又道:“本来昨晚你就已经是一个死人,只有她才能救你,但前提是你们此生不离不弃,共度余生。”

    “你的意思是在我和狐小姐栓上红绳的那一刻,我们就成夫妻了?她嫁给了我?” 张南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这件事情狐美仙是否知道,他都不清楚。

    “我已经说了,姻缘绳系上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注定了。”宋阳见张南怀疑,又道:“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你需要怎么做她已经跟你说了吧?”

    “说了,可我还是觉得太突然。”张南嘟哝着,话虽如此,但他的小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

    “你记住,明晚接到他以后,你们从城隍庙的后门离开,出门之后一直向东走,三里之外有一棵榕树,你们在树下磕三个响头,不管是遇到什么,见到什么都不要搭理,直接回来就行。”

    张南听得稀里糊涂的,为什么要从后门离开,为什么要朝东走,在榕树下磕头又是为什么,他都不清楚。

    张南只感觉自从认识了老天师之后,自己所做的事情似乎都是听从他们的,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听人使唤的机器一样。

    “我要是不去呢?”张南怀疑宋阳的话,凭什么就得听他的。

    “你来,我就等你,你不来,我替你去死。”宋阳双眼眯成了一道缝儿,这话一出,张南吓得面色苍白……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谢不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