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三章 移花接木

    只一会儿工夫,在两名婢女的簇拥下,身着桃红轧金满地香衣裙的智妃,便拖着细碎莲步,施施然走了进来。

    只见她亦是杏眼黛眉的清丽佳人,只是,早知道智妃真正下落的颜大人,自然知道,这是个假货。

    而他们呢,他偏头看了看魏、常二人,他们的神色,好似哑口无言,又无可奈何。

    心知,他二人,应当是从没见过智妃。

    这事情可就难办了,如果他们此前见过智妃,自然很轻松的就能识破这个谎言,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是他们的事了。

    可现在,他们从来也不知智妃的真面目,又该如何调查宋齐受的下落。总不能是由颜翊站出来,与他们通气,告知真正的智妃,现在何处。这样做,一来会害了智妃,二来,也会让自己与这件事牵扯更深。

    颜翊暗自揣摩,权衡利弊,决定,这件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来分辨吧。

    那被装扮成智妃的清秀娘子,显得很是局促,她慢吞吞的回答着魏大眼的问话,又不时偷瞄着徐员外的脸色,显然希望他能多给自己几个提示。

    徐灿不胜其烦,初时,还给她投几个眼神,后来,终于被她磨没了性子,干脆别过脸去,根本不理她。

    眼见着徐灿弃自己于不顾,“智妃”更加慌乱,紧咬着嘴唇,可怜巴巴的,后来,不论是魏大眼还是常金虎,再软言相劝,她就是低垂着个脑袋,口称不知。

    其实,这对于她来讲,才是最规规矩矩的正途,只要扮作摇头晃脑,一问三不知,不就得了。

    不必过多猜测,这位美人,肯定是徐府诸佳丽中的一员,应该还算是受宠的吧,要不然,也不会特意被徐老儿挑选出来,装扮成智妃,蒙骗来人。

    而且,照这个情势看来,找人假扮智妃,应当不是临时起意。

    魏大眼他是个明白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细致。

    眼前的这一位智妃,其实已经显现出了许多破绽,那战战兢兢的表情,支支吾吾的答话,他居然没有感到一丝怀疑。

    也许是他根本不了解徐灿,不知道此人惯会耍阴谋诡计,满肚子的坏主意,在智妃的这件事上,当然有可能作假。

    当然,这是在早就知道内情的颜大人看来,只从魏、常二人的角度看去,他们又没有解救过智妃,这一次,要不是宋齐受本人失了踪,他们根本就不会踏足丹阳城。

    若想让二人未卜先知,恐怕强人所难。

    然而,魏大眼面对这位水漾佳人,也有疑惑。

    当日,宋将军对这位智妃,可谓是十分迷恋,时常在臣下面前夸赞智妃的容貌,真是艳绝四海八荒,惊动满殿神佛。

    可今日一见,这位智妃,倒也算是清丽可人,却也不过如此,就她这几分颜色,也值得两位朝廷命官为了她大打出手吗?

    带着这个疑问,魏大眼重新将眼前的女子,从上到下的审视了一遍。如果,智妃毫发无损,那么,宋将军又到底去哪里了?

    刚才,智妃怯生生的看向徐灿的目光,他不是没有察觉。

    只是,他猜想,也许是徐灿为了报私仇,一面夺得了智妃,却也没有给她几分好脸色。

    故而,智妃终日心惊胆战,对眼前的徐灿,害怕的紧。

    也许,宋将军就在徐府,徐灿胆大包天,她一面抱得美人归,一面把将军幽禁,正是玩了一个一箭双雕。

    但,这样想,破绽也是不小,宋齐受武功上乘,且是朝廷命官,他又随身带了许多精兵,徐灿到底有几个胆子,敢去幽禁他。

    不管怎样,这个徐灿肯定有问题,他与常金虎二人相比,自然是他的武艺更高些。夜行、轻功都是没的说。看来,想要打探徐府内部的秘密,非他出手不可了。

    暗中打探,他手到擒来,表面上的功夫,却也不能落下。

    至少,他要给他们兄弟二人留在丹阳,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这时,几人已然在徐灿的护送下,走出了徐府。颜翊站在马车前,一派清风霁月,凛然而立。

    魏大眼咧了咧嘴唇,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脸,迎上前来,客气说道:“颜大人,既然徐员外不知道将军的下落,这件事,还免不得大人多多费心。”

    颜翊自然不会推辞,乃笑道:“都是为了寻找宋将军,本官自当尽力。”

    “我想,或许可以在城中张贴几张告示,寻找宋将军,也许,往来的行人,城中的住客,会有人知道些线索。”

    “这样做当然可以,只是……”

    颜翊欲言又止,显然并不赞成这个提议。

    他捻了捻自己丰厚的胡须,定定的看着魏大眼:“你二人既是暗中来寻找宋将军,我想,朝廷应该还不知晓宋将军已经失踪。”

    “现在,如果大张旗鼓张贴告示画像,若是被朝廷那边知道了,恐怕,这事情也就更难办了。”

    是了,自己怎的就没想到这一层,朝廷当然不知道宋齐受的所作所为,还以为他在建康城外,操练军务呢。

    告示一出,必定四海皆知,他们这些知情不报的下属,可就是板上钉钉的欺君之罪,跑不了。

    这可如何是好,魏大眼面露难色,流露出向颜翊求助的目光。

    “你们也不必着急,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我看这样好了,就由我出面,派几个府上的乡兵部曲,私底下找找,你们也不必着急回去,等有了消息,自会去告诉你们。”

    这就好了,魏大眼本来也没指望着颜翊能够伸出援手,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借口留下。

    毕竟,据他们掌握的线索来看,宋齐受就是在丹阳城境内丢失的。如果要查,必定还是要从此地查起。

    自从清早开始,一直沉着个脸的魏大眼,现下,终于显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他抱拳行礼,常金虎见状,亦跟着见礼,更连声说道:“有劳大人,一切就拜托大人了!”

    颜翊微微颔首,道:“我尽力而为。”

    二人跃马扬蹄,奔腾而去,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去往随客居。

    目送他们远去,李方明紧走几步,来到颜翊身前,悄声说道:“长君,那智妃的事……”

    “先不要和他们说。”颜翊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话,见他一脸错愕,乃开释道:“我看他二人的意思,他们现在并不知晓,徐员外府上的那个女子是冒充的。”

    他们缓缓踱回,李方明掀起纱帐,颜翊撩开袍服,蹬了一步,坐上了马车。李方明跟在后面,一跃而入。

    马车夫勒紧了缰绳,手里的皮鞭子,轻抽几下,身下的马儿,嘿儿嘿儿的,便抬起蹄来,缓步行进。

    马身上,挂着的五彩铜铃铛,相互撞击,发出声响,轻轻脆脆,叮叮当当,煞是好听。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轻纱幔帐,重重叠叠,屏蔽了闲人的干扰。李方明的声音都放开了几分。

    竹青纹的袖口,浮着暗花,精致素雅。颜翊轻轻理着,淡淡说道:“真智妃在府衙这件事,姑且先要瞒着外人。”

    “试想,如果我们现在就暗示宋府的人,徐府上的女子,不是真正的智妃。那么,他们肯定会找我们要人,我们府上的真智妃,可就危险了。”

    “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发现,徐府的那位是冒名顶替。到时,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不急,反正一时半刻的,他们还不会察觉,我们现在就回去,与智妃商议商议,该怎么办,也要听听她的意见。”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玉楼银海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