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153 黑马

    因为“秦炎”的加入,这场比武招亲的结果突然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没有人敢轻易预测。

    然而经过两日的甄选,最出风头的既不是身份显赫季咬金,也不是散修光荣席天,更不是古人诈尸“秦炎”,而是英俊黑马洪冲。

    一张白皙帅气的面庞,头顶张扬不羁的短发,肩披古式花纹的镂空甲,脚踏着快若疾风的鞋履,最重要的是,肩膀上那台极其罕见的霸气武器——龙炮!

    洪冲潇洒的走位,冷静的判断,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台下少女和断袖们的心。

    每打一场比赛,洪冲的崇拜者就暴增一倍,现在只要他一登台,台下就是一片尖叫。

    “妈耶,小葱这僵尸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气了!”连赤都傻眼了,忘记了吐槽自己那难听的外号,“要不让他站那,叫崇拜者们捐款吧?看起来这样赚钱会比较快啊。”

    洪冲自从吃掉了灵瓶树果,身上浅浅的绿斑越来越淡。现在已经很难看见了,除了惨白的脸色,表面上已经与人类无异。

    比武招亲至此接近尾声,比赛没有再出现意外,嗯,当然是对赤来说的意外,毕竟所有人都当洪冲是一匹黑马。

    陈立行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不过暗箱操作水平还是过硬,四强赛,剩下的正巧是赤、洪冲、席天和季咬金。

    虽然有人怀疑过陈家在后面捣鬼,可是因为英俊黑马洪冲的存在,质疑的声音很快被大批崇拜者压倒。

    “胡说什么!我们又强大又高冷的洪冲大人怎么可能去和陈家做那种龌龊的交易!”崇拜者们状若癫狂,将质疑者纷纷掐昏过去。

    四强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赤和洪冲本应该呆在各自的准备室里,不过既然陈家少爷是自己人,那她们想坐一起休息也没人会去打扰。

    “记住,如果你遇到季咬金,那就往死里打,反正他是那个什么神耀门的人,正好是我们前辈的仇人,打死了也无所谓,”赤理所当然地说着,“当然,如果是席天,那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放过他,嗯,做做样子,快点输掉吧。”

    “好。”洪冲听话地点点头。

    “比赛即将开始,请选手洪冲进场!”门外传来了呼唤声。

    “去吧去吧。”赤推搡着将洪冲弄出门去。

    “请选手秦炎出场。”然而,紧接着,赤就听到了自己的传唤。

    “什么鬼?难道我和洪冲被分到一起了?陈立行这个傻子在干嘛啊!”赤气急败坏地说。

    可是她无力改变,只得不情愿地走出门去。

    事实证明,是赤想多了,原来半决赛是同时进行的,她的对手是季咬金,而洪冲的则是席天。

    “原来如此,”赤总算是放下心来,她摸摸下巴,“也对,前代的仇应该由我来报。”

    她这么想着,随意地大步走上擂台,冲着对面步履稳健、脸色却阴沉的季咬金喊道:“不要求饶啊,让我多揍揍你!”

    季咬金脸黑得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另一边,洪冲面上冷静,实则纠结地站在席天对面。

    好糟糕啊,他只会实战,哪里会作假?

    对面席天是个爽朗的汉子,上来就对洪冲拱拱手:“在下仰慕洪冲兄弟已久,今日得幸一战,请多指教!“

    席天的举止并不让人讨厌,即使下面的崇拜者们,也无法对他生出恶感,只有某些狂热崇拜者嚣张地叫着:“确实应该仰慕,毕竟洪冲大人这么厉害,几下就把你打败了,多学着点吧!”

    洪冲还在纠结如何作为,突然发现台下有位崇拜者大哭起来。

    比赛尚未开始,隔音护罩也没启动,洪冲见了诧异地看过去。

    只听那名崇拜者嘤嘤哭泣:“如果洪冲大人一路赢下去,是不是就要和陈家小姐结婚了啊?呜呜呜,我的男神啊!不要变成别人的男人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崇拜者恍然大悟,随后一股悲意在台下蔓延起来:男神结婚,嫁作她人夫,他们这些崇拜者,岂不是连最后一丝念想都被斩断了?

    洪冲怔了怔,也不知是不是僵尸王保佑,他的木头脑袋竟然灵光一闪。

    “我弃权。”洪冲平静地冲席天拱拱手,然后在全场呆滞的目光下走下了舞台,返回了休息室。

    “啊?”席天愕然,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台下静默片刻,突然爆发出如潮的哭泣和赞美声。

    “呜呜呜,洪冲大人竟然弃权了,他一定是听到了我们的祈求,他太温柔了!”

    “太好了,俺可以追随洪冲大人一辈子了!”

    “洪冲大人!啊啊啊,我真的爱死你了!”

    那位方才还哭得凄惨的崇拜者,现在满脸幸福,就像掉进了蜜汁里,快乐得几乎昏过去。

    席天看着空空如也的擂台,苦笑一声,不过内心还是一松。

    席天成功晋级。

    擂台的另一边,却是完全不同此处的景象。

    赤嗷嗷叫着,手上握着长枪,向季咬金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季咬金紧咬着牙齿,苦苦支撑!

    “哈哈哈,神耀门的小兄弟,你到底行不行啊?你的神术呢?怎么不拿出来秀一秀,怎么只会格挡啊?不要客气嘛!”赤一边狂攻,一边还有闲心挑衅,那嚣张的样子,看得季家人牙根痒痒,恨不得将她撕个粉碎。

    “哎呀,挡慢了,流血了,我就说嘛,只防御是没有出路的!你这样被动哪里会有女人喜欢?你看看我,一袭布衣零防御,那又怎么样?你打得中我吗?哈哈哈,真男人就要攻击攻击再攻击!来来来,主动点!”赤一张恶嘴不断叫嚣着。

    季咬金额头上青筋暴起,可是他偏偏毫无办法!

    在神耀门,核心弟子都忙着提升修为呢,筑基期修士中精英修士就是最强主力,所以门派里也难逢敌手,走到外面更是人称天才,受尽仰慕,哪里这等憋屈过?

    秦炎……这个深深刻在四相城人心底的名字,再次出现果真和历史上一样难缠。

    季咬金才不会相信秦炎就是赤的真名,但是在场的没有任何人认识赤,他们也没有证据告发她报了假名。

    其实身为大门派修士,季咬金早已有所觉悟——天下英雄不知凡几,强于他的同阶修士绝不是一两人,输了也就输了,再变强就是了,可是这个“秦炎”却偏偏在这样的大典上打他的脸,还满嘴恶言,真是可恶至极!

    涵养再好的人,也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

    季咬金大喝一声,凝聚全身灵气,准备拼着受伤做出最后反击——他已经不指望获胜,但是如果被一路压制到死,那他季咬金的颜面何存?

    然而季咬金却听见赤嘿嘿一笑:“哎哟,这么沉不住气啊?小兄弟,回去再练十年吧!”

    只听当当当几声,赤轻描淡写地弹开他的所有法宝冲到近前,紧接着长枪插进他的腹部,他就像一个破布袋一样被赤给顶飞出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红噬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