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十七章:金银花

    “娘,你先歇着,女儿去做饭,三妹,你帮大姐烧火做饭”。柳义雨见自家阿娘想要起身做饭后,柳义雨连忙的按着柳李氏,招呼一声柳义爽。

    “大姐,咱是烙饼子吃还是直接来一锅野菜糊糊汤”。柳义爽烧着火道。

    “今天就来一锅蛋花野菜汤,三妹,你先烧开水,在把婆婆丁放到锅里头烫一遍后,沥干水后,你在把婆婆丁给剁碎来,你再去阿奶哪儿瞧瞧,有没有孵不成的鸡蛋”。

    “大姐,我晓得了”。

    到最后,柳义雨他们寻来的那窝野鸡蛋,有八枚是可以让母鸡孵化出来,余下的都不行。

    这日晚上,柳义雨做了一锅野菜鸡蛋汤,柳家许久没有沾过荤腥的东西,一股鸡蛋花的香味久久的讯绕在柳义雨他们居住的竹屋里头。

    搀着一旁烧火的柳义爽直咽口水道“大姐,你做的野菜鸡蛋汤好香呢?味道非常鲜美,没有婆婆丁的味苦,反而有一股淡淡清香加上鸡蛋的鲜味,这味道好好吃呢?”。

    柳义雨见柳义爽在一旁瞧着锅里头的野菜鸡蛋汤直咽口水后,心中不由得泛苦,在原身的记忆当中,这个家中逃难来到山沟村后,便是一只没有尝过荤腥的东西,差一点的时候,正日吃树皮树根果腹度日,好一点的时候,也是一锅水煮开后,再放点野菜进去煮熟,连盐都没得放。

    放在在现代,这一锅的东西,就是煮给猪吃的,有时候,猪比这都吃的好。

    柳义雨强压下眼眶的泪水,给自家三妹盛了一竹筒野菜汤道“三妹,今日也累了一天,你先吃”。

    “阿奶还有阿娘还没有吃呢?还有二姐、六妹、七弟和八妹没有回来呢?三妹还不饿”。今早柳义爽同自个一样,一大早上山,寻吃的东西,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回来,一整天只吃一个黑面烙饼,怎么可能不饿呢?明明馋的流口水,肚子饿的咕咕叫,柳义爽极为懂事的摇了摇的头道。

    “好,咱等他们回来一起吃,大姐去瞧瞧,二妹他们怎么去了这般久,还没有回来”。柳义雨在腰间上的围巾,擦了一把手后道。

    “大姐,山沟村放堤坝了,山下的小溪中游了好多鱼呢?二姐让我来叫你们下去捉鱼,顺带带着木盆和水桶下去”。正等柳义雨出门寻柳义飒他们四人,柳义乐推开竹屋门后,有些喘不过气来道。

    “大姐,我听王二婶子家的二狗子说过,每年的山沟村到了春种播完种后,山沟村会在沿着山沟村流向天朝的大河放开堤坝,堤坝里头会有许多的大鱼游出,堤坝口上,有山沟村的村民守着,定不会让咱外来人染指的,只是放开堤坝,大水流的急一些,加上山沟村小溪、河流分支众多,怕是有堤坝放开的水,流到了山脚下哪儿呢?大姐咱快些去,不然晚了的话,咱啥也捞不着了”。柳义昊听到柳义乐这话后,从山洞里头连忙的提出一个木桶和木盆后,走进柳义雨身旁道。

    “那大姐,咱快些走”。柳义爽也急忙道。

    “娘也同你们一起去”。

    “阿奶也同你们去”。

    “阿奶、阿娘,有女儿和弟妹们去就行了,阿奶和阿娘在家看家”。柳义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柳义雨怕她们两人胡思乱想后,缓了缓语气后又道“阿奶、娘,现在咱家可不比从前了,从前咱家一穷二白,没有家当的,如今咱家也是有家当的了,万一有宵小之辈,趁着咱家人全部出去后,把咱家的家当给全部搬走了,到时候咱找谁去,我们出门后,阿奶和阿娘两人栓好门等女儿和弟妹们回来便是,还有,女儿做好晚饭了,一时半会,女儿和弟妹们是回不来的,阿奶和阿娘饿的话,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们了”。

    柳义雨顾忌到自家阿娘身子骨弱,怕是受不得寒凉,至于阿奶年纪也大了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容不得柳义雨不多加考虑。

    “大姐,我们走”。

    “好”。

    柳义雨提着木桶、柳义爽拿着木盆,带着柳义雅、柳义昊两人急匆匆的往山下的小溪行去。

    柳义雨路过一丛矮树荆棘的丛林中,目光随意的一撇,瞧见矮树荆棘丛林中开着淡黄色棒槌状的细长条的花朵,迎面走来,一股浓浓的芳香味吹来。

    往前面走了一段路程的柳义雨忽然灵光一闪,随即,面上露出欣喜之色,随后,转首朝柳义昊道“五弟,你们先去,大姐有些事情先处理一下”。

    柳义雨不等柳义昊他们说话,把自个手上的木桶塞到柳义昊的手里后,柳义雨便转身朝先前矮树荆棘丛林跑去。

    “大姐”“大姐”。柳义昊和柳义爽两人喊了几声,见柳义雨跑的飞快,也没有理会自个两人后,柳义爽和柳义昊两人相视一眼后,柳义爽道“要不,五弟,我们听大姐的话,先去抓鱼”。

    “好”。柳义昊面上变了变道。

    至于柳义雨跑回先前路过的矮树荆棘丛林后,走进前去,定眼瞧了瞧,眼前的花蕾呈棒状,上粗下细,略弯曲,开出来的花蕾或是花骨朵多为黄白色或绿白色,表面有或无毛,花蕾肥大而气清香。

    “这真的是金银花”。柳义雨确定眼前呈棒状的花骨朵是金银花后,面上露出喜色。

    柳义雨之所以认识金银花,是在现代的时候,有一年,孤儿院的一位资助人逝去,逝去的资助人这年没有打来资助费用,院长他们又没有寻到新的资助人,孤儿院这年经济非常紧张,院长也不晓得从哪里听来话,每年的四五月份是一种野生药材金银花生长采摘的季节,院长期望减轻孤儿院收支压力后,带着孤儿院一群半大的小孩,去山上采摘金银花贩卖,增加孤儿院经济收入。

    随即,柳义雨有拍了一下自个的后脑袋,有些懊恼的道“我怎么没有想到,五月份的时候,是采摘金银花的季节,只是,可惜,这些金银花大多都已经开花了,开花的金银花,比没有开花的金银花效果要差上许多呢?金银花是种药材,在这儿也应该能够卖钱吧!”。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天麻虫草花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