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2

    12

    高老板并不是只是说说而已,让老奎没想到的是,高老板真的办了签证,买了一张机票,飞去了俄罗斯,可能真的和Alina去约会了吧!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老奎还是要回家,面对自己生活的烂摊子。

    老奎依旧是个好男人,依旧的那样热爱生活,喜欢做饭;每次回到家,都会一头扎进厨房,而佳佳这在书房一只复习着自己的功课。这天老奎依旧在厨房里忙碌,佳佳走到厨房门口对着老奎说:“爸,小敏阿姨说最近没时间,他说最近他有点忙。”“哦!”老奎并没有说那么多话,只是哦了一声。佳佳感觉道老奎的话语里并没有那么多的诚意,就再次说道:“爸!”但是老奎并没有理会佳佳。佳佳再次大声地喊道:“爸!”但是老奎依旧自己在厨房里做着饭。依旧没有理会佳佳。佳佳再次大声地喊道:“老奎!”“啊,佳佳,怎么了!”老奎可能这次真的缓过神来。“老奎,我总觉得小敏阿姨最近的脸色是真的不好。”老奎将菜盛出来,但是并没有离开厨房。老奎默默地说道:“佳佳,其实说实话我最近也没有见过你小敏阿姨了。”老奎若有所思地说着。佳佳接茬说道:“爸,你不觉得小敏阿姨,最近有点……”“佳佳,咱们去吃饭去吧!”老奎打断了佳佳所说的话,端着那盘炒好的菜,就走出了厨房;但是佳佳还是站在原地,呆呆的站在厨房的门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佳佳一直在厨房门口站着,老奎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也开始陈思,可能两个人都在沉思吧!可能每个人都有心事,佳佳和老奎也都不是圣人,也都不是木头,他们想的什么我也不知道,直到两年前,佳佳从国外留学回来,我才有胆量问到他这件事情。但是佳佳的答案我却捉摸不透,也是意料不到的。

    老奎在桌子前坐着,大喊道:“佳佳,过来吃饭了,你看看都几点了?”佳佳转到老奎的方向,对着老奎说:“爸爸,我,我想知道你更多的事情。”老奎还是那么的严肃,一言不发。但是点了点头。佳佳可能是明白了老奎点头的意思,走到餐桌前,但是并没有坐在凳子上。老奎抬头看着佳佳:“佳佳,你坐下,咱们好好聊一聊。”佳佳拉出椅子,坐在了老奎旁边。“佳佳,你说你想了解我,你都想了解我什么?”佳佳想了想,对着老奎说:“爸,我总觉得,你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严肃,从今你家门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可能和其他的人不一样。”老奎望向佳佳清秀的面庞,问道:“佳佳,你觉得我怎么不一样了?”佳佳的脸上突然有了点笑意:“老奎,你知道吗?哎!你还记得吗?咱们俩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叼着一根香烟,只闻着烟的味道,但是还并没有抽烟。我当时就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我今天跟你坦白,你钱包里的几十块钱确实是我偷的。”老奎笑了笑:“我知道,说实在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爸,我总觉得你和高叔叔有什么事情,但是我总是看不透你们之间的关系。”老奎笑了笑看着佳佳:“其实我和你高叔叔认识了也快三十年了,但是我和他的关系总是说不清楚。这三十年,做小买卖,再到出去打工,再到成立公司,好多事情,我们都处理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这个社会变得太快了。”老奎端起自己的饭碗开始吃起饭来,佳佳也没有多问,也开始吃起饭来。但是,吃着吃着,老奎又有些心事的想了想,放下碗说道:“佳佳,你不是想了解我更多吗?”“嗯。”佳佳点了点头并且应答着。老奎想了想,喝了口水说道:“佳佳,你星期天是不是没什么事,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嗯嗯。”佳佳并没有太多的应答,只是点头的应和了两句。老奎永远觉得自己对佳佳的态度是冷漠的。佳佳对着老奎叫‘爸爸’可能不是佳佳的心愿吧!或者这是佳佳的心思,佳佳可能真的把老奎当父亲来看待,毕竟佳佳是个孤儿嘛;除了在东北上学就是在孤儿院里那个阴暗的没有窗户的,类似于地下停车场一样的地方呆着,一呆就是十五年。老奎对佳佳的好,佳佳是知道的,但是社会变得太快了,变得太急促了。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老奎和佳佳吃饭饭收拾完之后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去书房看书。不管是什么时候,就算是逢年过节,甚至是春节,老奎和佳佳也不喜欢出去,他们两个人从来不去逛庙会,过年也不去放鞭炮。我曾经问过老奎,如果给你一种超能力的话,你最想要什么超能力。老奎的回答让我匪夷所思。老奎竟然说我想让整个世界都静下来。对,就是静下来,安安静静的过完自己的后半辈子,老奎又的时候就是想的这么简单,而且老奎永远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人。有人劝过他,有钱了,买辆新车,吃点好的,不要每天都只是吃两个菜。好多人只知道老奎喜欢酒,但是老奎却永远不会自己给自己开一瓶就喝,老奎没有那种喜好。好多人都知道,老奎喜欢抽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老奎自己给自己买烟,从来也没有买过超过十块钱的烟。老奎永远是对自己这么苛刻。老奎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穷命,算命的也开玩笑的对他说过,老奎着一辈子就是穷命,穷到四十岁可能就习惯了,但是当老奎活到四十五岁会有个劫难,会影响到他的后半生;在江湖上行骗算命的确实很多,但是这个算命的没想到,老奎四十岁的时候已经有自己的公司了。老奎四十九岁的时候从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老奎也没有感到自己四十岁的时候习惯了自己的穷命生活。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让老奎魂不守舍的东西。‘书’。对,就是书,每次到老奎的家里,老奎都出来到门厅口接待我,之后自己就回到自己的书房,然后拿出一本自己好久没看的书,开始看起来。老奎永远是那种不会自己开口说话的人,没有人问他,他是不会说的。但是有的时候你问了,但是,他可能也不会说,他就是喜欢那种静静的感觉,没有烦扰的,自己生活着。

    老奎永远是那样,自己很喜欢静,但是自己也很喜欢明星。老奎永远喜欢那一位明星,从香港回来之后就爱的无法无天了。老奎喜欢了他也有二十多年了,他总跟我说,听这位艺术家唱歌,好像不是在听他的音乐,听他的歌声;而是在听他在讲个故事,讲一个很新鲜很新颖的故事。老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习惯他的人就不习惯吧。人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吧。

    夜也渐渐深了,老奎看着佳佳已经困到睡在书房里的书桌上了。佳佳也是那种,喜欢看书,而每次老奎或者小敏带着佳佳出门的时候,每次路过书店,每次佳佳都会站在书店的门口,看着本月新书走不动道。每次都一样,次次都如此。有的时候,老奎要拉着佳佳走的时候,佳佳就是像巨石一样,站在书店门口不走。爱书爱到这种痴迷,也是旁人无法理解的。老奎看了看表,马上就要到十一点了,老奎推了推坐在自己对面,并且已经熟睡的佳佳。佳佳也醒了,老奎指了指自己的手腕,对着佳佳说:“马上就要到十一点了,你要是困了,你就回去睡吧。”“嗯”佳佳打着哈气,点了点头应和着。老奎推了推自己那副戴了很久的眼镜。佳佳站在书房的门口,但是站了很久没走;老奎看了看佳佳,拿着自己手上的那只笔,敲了敲那盏依旧亮着黄色温暖灯光的台灯,看着佳佳说:“佳佳,开去洗洗,回去睡觉吧。”但是佳佳好像没有走的意思,或者是有些什么心事想说,但是听到老奎的话,还是走出了书房。老奎还在看着自己没有审对完的报表。老奎每天都要这样工作,看报表,签字授权,每天的工作都这样,有的时候还要自己去设计一些什么东西。老奎并不觉得谁欠他什么,老奎也不觉得高老板欠他什么,比如说,股权或者是职务。老奎也是人,忙累了也会睡觉的。晚上,老奎在次躺在床上。但是老奎记不清,为什么自己要躺在这张床上。老奎一到晚上,脑子就会不自主的想到一些自己不想想到的事情,或者做那一场场匪夷所思的梦。

    这天晚上下班,老奎并没有开车,佳佳也并没有在家,所以老奎自己想自己走回家。老奎已经好久没有一个人走回家了。老奎平常也习惯性的开车回家。老奎一个人走,但是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事情怪怪的。老奎一个人走,但是路上的人很少。老奎总感觉自己这是又做了一场梦,老奎使劲的掐了自己几下;“哦!”真的好疼,,老奎想了,可能这真的不是一场梦,但是老奎一直还是往家的方向走。隐隐约约,前面有一个人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好像是个小女孩。但是,老奎还是一心想回家,快走了几步,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佳佳,老奎总觉得这样的场景在哪见过,但是总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但是,老奎知道,这并不是一场梦,这一切真的是很真实,真实到老奎无法辨别这时真的还是假的。老奎问道:“佳佳!”但是佳佳并没有回头,只是默默的回应道:“嗯。”老奎东张西望的看着这不大不小的十字路口,和这两条互相交叉的两条路,这两条路上根本就没有一家书店。老奎拉着佳佳的手,但是,就像是佳佳看见书店一样,拉不动。“佳佳,走吧,我们回家吧!”“老奎。”佳佳指向前面的路口说道:“老奎,你没有看见吗?‘本月新书’。”老奎又点被吓到了,连忙问道:“佳佳,这里那里有书店啊?”佳佳回过头,一脸严肃的表情,对着老奎说:“爸,你看,书店就在前面……”此时路灯亮了,“爸,绿灯亮了,我们走吧!”佳佳和老奎两个人,前后的走着。佳佳突然问道:“爸,你平常有扔书的习惯吗?”老奎想了想说道:“扔书,为什么要扔书?”老奎有点不屑的说着。“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书。你觉得小颖像一本翻得破旧的旧书吗?”老奎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佳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人是人,书是书,不能相提并论啊。”佳佳停下脚步,老奎也停下了脚步问道:“佳佳,为什么你停下不继续走了?”佳佳还是停在原地,并没有说话。佳佳想了很久对着老奎说:“还记得刚才我们走过的十字路口吗?”老奎想回头看的时候,佳佳大声地说道:“不许回头看。”老奎乖乖地听话,真的没有回头看。佳佳继续问道:“老奎,你还记得刚刚的那个十字路口吗?”见老奎还是没有回答,佳佳可能有些发火了,佳佳又再次严肃的问到:“老奎,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还记不记得刚才咱们经过的那个十字路口?”老奎想了想说道:“当然记得了。怎么了?”“老奎,你不觉得你经过刚才的那个十字路口,就像是你这前半场的人生吗?”佳佳再一次问道,但是这次显然有些不耐烦:“老奎,你不觉得,你走在这条大路上,你却离你家越来越远了吗?”老奎还在想着。佳佳又再问道:“老奎,你觉得,你这大半辈子过得好吗?”老奎依旧没有说话,可能是老奎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了,老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老奎继续沉默着,佳佳也没有继续在逼问下去。老奎觉得应该回答佳佳提出来的问题,至少是给佳佳一个尊重嘛。老奎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这四十几年走的每一步我自己都不后悔。”佳佳想了想又问道:“如果当年你留在香港的话,你的生活还会是这样的吗?”“不后悔,我总觉得我当年在香港那时候的生活和工作并没有那么顺利。有的时候我也想过……”老奎掏出烟来,拿出兜里的打火机,但是那根烟却是永远也点不着,老奎又点生气,也有点着急的按着打火机,但是那个打火机就是点不着火。佳佳在前面说着:“老奎,你少抽点烟。要不你,要不你,要不老奎你,直接把烟戒掉了吧,抽那个东西对身体也不好。”老奎并没有回答,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佳佳紧接着问道:“如果再让你选一次,你还会再做出这样的选择吗?”“什么样的的选择?你是说在香港?”“不,老奎,我的意思是说,你还会再跟着高胜军来到这个大城市,做你们的一番大事业吗?你还会让高胜军当你的老板吗?”老奎被佳佳突如其来的那么多问题惊呆了。老奎手上的烟也掉落在了地上,实在是安静的要命,香烟掉落在马路上的那个声音很清脆,并不能说这个声音可以说是震耳欲聋,但是,马路上的安静实在是让老奎意想不到了,老奎觉得这一切都是很诡异的,马路上并没有车,马路上也没有人;老奎和佳佳继续着她们的谈话,佳佳问道:“老奎,如果这一切让你从来的话,你会愿意吗?”“重来?佳佳,你这话说的是轻巧,如果真的可以从来的话,我就不会再回公司上班了。”“老奎,如果有一天,上帝再让你从新来过的话,你会重新再活一次吗?你会再让小颖再次发生车祸吗?”“佳佳,你觉得,这个车祸难道是我想发生的吗?”佳佳转过头来,面向老奎,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把枪,递到老奎面前。“老奎,如果真的上天让你再从来一次,你还会再从来吗?”老奎接过那把枪,枪真的很眼熟,老奎仔细地打量着自己手里的那把枪,老奎想起来,这把枪就是沈老师当年在梦里,射杀老奎的那把枪;老奎一只寻思着,为什么总会有一把枪在缠着自己。老奎永远在纳闷,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是真?哪里是假?可能对这个世界来说,老奎只是个过客,老奎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大总监,永远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什么大能耐的人。老奎永远都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老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枪,又看了看身前面的佳佳,老奎继续看着那把和自己很熟的手枪,老奎下了下决心,想了又想,将那把枪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对着佳佳说:“佳佳,真的可以从来的话,这把枪已经让我从头来过很多次了,我并不知道,我还能再次来过多少次。哼……”老奎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佳佳,你觉得我还是个好人吗?”“好人?”佳佳想了想接着跟老奎说:“老奎,你觉得什么是好人?好人有什么标准?还是说,你是想问,你是不是一个好爸爸?”佳佳又稍稍想了片刻说道:“是,我承认你,应该是个好爸爸,但是你应该不是个好老公吧!”“佳佳,我真的想重来一次,我……”老奎想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砰’老奎的噩梦又一次做完了,老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黄色的温暖台灯依旧是点亮的。老奎知道,自己睡在书房已经很久了,老奎看了看自己的报表,审核报表依旧停留在那一页,那一页,依旧没有写着什么有用的信息。老奎看了看时间,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五分了。时间也不早了,老奎走到了佳佳的房门前,看见佳佳依旧熟睡;老奎走到了洗手间,拧开了水龙头,开始洗了起来,洗着洗着,老奎就觉得,自己很无用吧,自己真的可能要重来了一次。老奎关上了水龙头,穿上了衣服,就出门了。时间真的很早,还不到早上四点,马路上除了开机乘车的司机和扫马路的清洁工,剩下的那个就是老奎。老奎知道,自己永远是孤立的。老奎总觉得自己很孤独,自己真的很孤独,甚至自己的办公室都是在一个很孤立的空间;老奎和高老板的办公室真的很不一样,高胜军和老奎虽然都是高层,但时高胜军在楼上,旁边的两间办公室都有人在办公;而老奎所在的楼层,老奎所在的办公室隔了很远才有一间有人的办公室。老奎永远是孤寂的。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稀饭大叔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