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8【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晚上八点钟,月桂服装店非常准时地把宋志超订做的那套“韩版”西服送了过来。

    实际上,在宝霞姑娘量完尺寸拿了宋志超给的设计图稿回去之后,罗师傅就立马开工,开始按照宋志超的设计样式剪裁起来。

    和宝霞姑娘一样,罗师傅初次见到样稿,对宋志超的这套西服设计也是惊诧不已。可以说,他做了这么久的西服,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设计,以至于他本人也很急切地想要快些把西服做出来,看看成品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百五十块钱的西服,在这个年代可不是便宜货,罗师傅为人也很实诚,用的布料都是做西服最好的,绝对没有偷工减料;他的缝制手艺也是家传,在剪裁缝制方面,绝对没什么问题。

    但是,罗师傅平时帮人做西服都是约定两天三天甚至一周时间,在这样的时间内,他可以很轻松地安排工作;如今他却必须要在六个小时准时完工,缝制一套西服出来,这对于罗师傅来说是个莫大的挑战。

    对于很多老手艺人来说,慢工出细活,做衣服越慢越好,这样才能保证西服的每一块尺寸,每一个缝口,甚至每一颗扣子,都做到尽善尽美。传统手艺的经营,靠的就是自身手艺过硬,绝对不能为了赶时间而敷衍了事。

    这次罗师傅没有遵守自己“慢工出细活”的原则,为了赶工把自己浑身的劲儿都使了出来,不过他年级大了,难免体力有所不支,幸好徒弟宝霞在他身边,一些特别费力气的活儿,比如说蹬缝纫机,挑线,走针,熨烫等等,全都交给宝霞来做。

    罗师傅无儿无女,就宝霞这么一个女徒弟。当初罗师傅收留宝霞这个没人要的哑女做徒弟时,也没打算传她真手艺,毕竟这是他们家传的,传男不传女。现在自己老了,也不能白白看着自家手艺失传,所以罗师傅打算从这一刻开始,把自己浑身的技艺全都传授给宝霞。

    罗师傅虽然没开口说出这些,但宝霞却明显感受到了师傅的意图;要知道,放在以前,师傅只会让自己做一些杂活儿,什么洒水扫地,整理衣物,绝不会让自己碰这些东西,现在却开始教自己缝制衣服的技巧了。

    哑女宝霞心中充满了激动,这一天她不知道等了多久,有时候连做梦都梦见师傅教自己手艺。

    可以说,宋志超订做的这套西服,实际上是宝霞姑娘的第一件作品。所以她用尽了心思,也付出了最饱满的热情。

    期间,为了把西装做得完美无瑕,哑巴姑娘宝霞的手被尖针扎了不知道多少次,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她更是不遗余力地把每个针眼,每根细线都做到天衣无缝。

    对于宝霞的这种认真态度,罗师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暗自点头。

    一直等到西装完工,罗师傅才撤手,让宝霞把衣服做最后一遍的熨烫,自己则浑身乏力地躺在了摇椅上,用手端起自己的鹤嘴茶壶,咬着壶嘴饮茶,晃动着摇椅对宝霞说:“你去吧,把衣服送过去,别让客人等急了。”

    宝霞就点了点头,准备折叠熨烫好的西服,罗师傅却说:“慢着,你还有一样东西没做。”

    宝霞一怔,用手语询问道:“做咩?”。

    罗师傅就指了指衣服内的领口处,“以前领口都是都是要绣我的名字,这件衣服出力最多是你,就绣你名字吧!”

    宝霞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拿着西服手都在发抖,模样似乎不敢相信刚才师傅所说的话。

    看着宝霞姑娘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一脸的惊诧,罗师傅就笑道:“你没听清我的话咩?这件衣服绣你的名字。”

    宝霞“阿伊阿伊”,指指衣服,再指指自己。

    罗师傅点了点头,“是啊,不用我再说一遍吧。”

    宝霞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哇一下就哭了。

    看着流泪的宝霞,罗师傅摇了摇头,“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真是搞不懂。”

    宝霞却越哭越大声,无父无母,被人遗弃的她,终于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

    “我会做衣服。我以后要做多多的衣服。”宝霞哭着,心里头对自己说。

    罗师傅则躺在了摇椅上,饮着茶,闭着眼,一只手打着节拍,轻声唱道:“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睇我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隔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

    这首粤语唱曲却是南音的《客途秋恨》,很多大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听,也喜欢唱,那种韶华易逝,苍老孤寂,却又老无所依的意境,又有几人知?

    ……

    大镜子前面---

    宋志超见到自己订做的韩版西服之后,感觉很满意,穿在身上试了试,只见镜子中人潇洒帅气,尤其在西装样式的衬托下,体型显得格外欣长。

    前世的时候,宋志超很多衣服都是让意大利工匠订做的,偶尔也会让内地的老手艺人帮忙做做衣服或者鞋子。

    但是随着国内老手艺人逐渐的消失,那种祖传手艺逐渐没落,宋志超就再没遇到合适自己心意的工匠,基本上都交给了国外匠人去做。

    有时候宋志超难免心生感慨,华夏几千年的传统手艺,为什么就保护不住?相反,国外的传统手艺,为什么却能保持千年百年?

    宋志超试穿衣服的时候,哑巴姑娘宝霞就站在一旁,表情很紧张地看着。她的手指不断地卷着自己的衣角,直到宋志超整理好西服,从镜子前转身,她这才壮着胆子用手语询问:“这衣服是我做的,如果哪里感觉不合意,我会重新给您做,唔收钱的。”

    宋志超看懂了她的手语,对她笑道:“我很满意,有心了。”

    宝霞就笑了,黝黑的脸颊上洋溢着激动,用手比划道:“你满意就好,我会跟师傅说的。谢谢您,宋先生,您是个好人!”

    “手伸出来。”宋志超说。

    宝霞楞了一下,不过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宋志超看了一眼,那是一只怎样的手,粗糙,厚实,丝毫没有女孩子纤手的光滑和细嫩,反倒布满了针眼还有茧子。

    宋志超握住了这只手。

    被人握住手,宝霞一开始是惊异,然后是不好意思,再想起自己手太难看,就想要从宋志超的手中抽出。

    宋志超却把她的手抓的的紧紧的,接着把十元钱塞到了她的手心中,说:“老规矩,跑腿费。”

    宝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拿着钱,胡乱比划着,意思是:“这钱我不能要!真的不能要!”

    宋志超却冲她露出一个笑脸,说道:“你忘了,我说过的,我送出去的钱绝不收回。”

    宝霞就挠着头,还在比划。

    宋志超眼神露出一丝鼓励,“收着吧。未来,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匠师,到时候很多人会排着队让你帮忙做衣服。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我可是你的第一位客人。”说完,冲着宝霞眨了一下眼。

    那一刻,宝霞记住了他叫宋志超,更记住了他鼓励的眼神。

    是的!

    我要做最好的裁缝!

    我做出最好的衣服!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镔铁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