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千真万确

    到了晚上,陈晓峰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叼着一颗棒棒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上体育频道播放的足球比赛,不知是不是他支持的那一方赢得了比赛,只见他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嘴里还感慨道,“看来我们国足是有希望了,看他们变得这么厉害,真是替他们高兴啊”,见他支持的队伍赢了,陈晓峰对后面上场的队伍也没了兴趣,于是他便拿起遥控器,看是要换台了,可当他转到一个新闻频道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让他震惊不已的新闻。

    在这个新闻联播上只见一位女记者用她那标准的普通话,向全民报道着一件事,“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本台记者张曼芝,现在为大家报道一个新闻,经警方初步鉴定,前几天在安巴镇发现的一具尸体是一名年仅18岁的男性青年,目前警方已经联系到了该名死者的家属…………”听到这,陈晓峰再也听不进去这位女记者后面说的话了,因为此时他脑子里不断出现着这几个词“18岁”、“男性青年”、“安巴镇”,想着想着,陈晓峰身体突然失去了他的控制,重重的摔倒在沙发上,难道真的是他?难怪当初自己去安巴镇寻他,可就是没人见过他,原来他早已……最后陈晓峰想不下去了,越想他的内心就越受折磨,都怪自己,不早点报警,还听信那个神秘人的话,要不,赵触生他也不会……

    此时他的内心是悲痛的,但他却流不出眼泪来,这是为何,陪伴我多年的朋友走了,我难道哭一下都不行吗?眼泪你出来啊,出来啊,陈晓峰开始对天长哮,于是他便开始用手挤压自己的脸,希望能让自己疼的流出眼泪来,可最后眼里还是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陈晓峰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他便开始在屋子翻来翻去,“手机,手机,我要手机。”他一边乱翻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这些话。

    最后,他是在自己房间里的书桌上找到了手机,于是他马上输入一串数字,可等来的却是一个机械性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可陈晓峰似乎才不管会不会接通,于是他便不停地拨打着这个号码,赵触生你接电话啊,为什么不接电话,难道新闻里的那个人真的是你,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上大学,一起找女朋友,一起……可为何你最后食言了,你这骗人的家伙,最后陈晓峰无奈地挂了电话,眼睛空洞的看着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手机“嗡嗡嗡”的响了,陈晓峰无精打采地拿起手机,然后发现是赵毕生发过来的微信信息,点开后看到的信息内容是“晓峰哥,在吗?”

    于是陈晓峰回了一句“对不起。”然后便把手机扔到了一旁,因为他不知如何面对赵毕生。

    可对面在收到他的回信后,也发过来了一条信息,“晓峰哥,我有急事和你说。”因为手机还没关,对话框也开着,所以陈晓峰也看到了这条信息。

    急事?难道赵毕生也看到了新闻。

    可正当陈晓峰在胡思乱想地时候,对面发过来了一条让他迅速回神的信息,“晓峰哥,和你说一下,我哥他回来了,你不用再担心他了。”

    看到这句话,陈晓峰马上把手机捡了起来,并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说什么?”

    对面的人也不觉得麻烦,便再次回复道,“我说,我哥他回来了,你不用担心了。”

    看到这,陈晓峰马上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回来了?什么时候?”

    “今晚七点的时候他就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还好新闻里报道的那个不是他,于是陈晓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同时手里还编辑着一条信息,然后发了过去,“回来就好,免得大家担心。”

    很快,对面又回了信,“嗯,但晓峰哥,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什么事?”陈晓峰很是不解,自己应该没有什么事可以被他问的吧。

    “就是,我哥他回来的时候和我说他之前都没打过电话给你,也没说去他的其他朋友哪。”

    陈晓峰刚想回话,赵毕生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可我记得你明明和我说过,他打了电话给你,而且你还和我说他去了其他朋友哪。”

    见他这么问了,陈晓峰也有点不好意思,“呃这个,我不是怕你担心吗,所以才那样说的。”

    ‘叮叮’,很快对面也回复了,“那好吧,没事了,晓峰哥你先去忙你的吧。”

    最后陈晓峰也不再问什么,“嗯,那再见了。”

    “再见。”

    见对面下线了,陈晓峰也离开了。

    最后,陈晓峰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回房了,被刚才的一惊一乍,陈晓峰觉得此时自己需要躺一躺,但自从知道赵触生他没事了,陈晓峰也放心了下来,没再纠结新闻里的那个被害人是谁。

    翌日,陈晓峰来到教室,果然看到了赵触生,这不此时赵触生正嬉皮笑脸地向陈晓峰打招呼,“哥,你来了,快请坐。”说着,赵触生便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陈晓峰要坐的椅子。

    见他那模样,陈晓峰的气也消了不少,但死罪能逃,活罪却免不了。

    于是陈晓峰便假装生气的说道,“赵畜生你出来。”

    见陈晓峰这么叫自己,赵触生也不生气,也跟着陈晓出去了,“哥,咋的啦,别带这样骂人的。”

    “今天我就想骂人咋了。”想着想着,陈晓峰的气又上来了,敢情昨晚自己是浪费感情了。

    这时,陈晓峰突然想到了前天那个神秘人给自己的第二个线索,于是陈晓峰继续道,“有你这样耍人玩的吗?要不是听人指点,我还不知道原来这是你和你弟联合起来玩我,让我白担心,白自责。”

    “哥,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叫和我弟联合玩你?”赵触生听后,疑惑地看着陈晓峰,很是不解。

    见赵触生似乎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于是陈晓峰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你弟和我说你来找我,之后就不见了,那些天我都担心你,可最后你们却…….”

    “哥,我是那样说过要去找你,可我那也是为了不让我弟担心,我其实是回老家那了,在那边信号不好,所以手机才一直关机。”

    “真的?”

    “千真万确。”

    最后赵触生还是忍不了心中的疑问,便问道,“哥,谁和你说我们是在耍你的。”

    “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好了,你不用担心,你回来就好,哦,对了,为什么你到安巴镇后,那里的人都说没有见过你,还有你没去那里的汽车站吗?”

    “啊,你咋知道我去过安巴镇。”赵触生听见陈晓峰这么说,更是不解了。

    可陈晓峰怎么可能说自己调查过他,于是便打马虎道“就是有……哎,你也别问了,你就告诉我你到安巴镇后去哪了。”

    见陈晓峰不打算告诉自己,赵触生也不打算追问,“其实当我来到安巴镇,在下车不久后,我就遇到了同乡的了,然后我就搭了顺风车回到了村里,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

    呵呵,你是幸运了,但这可把我给折磨的“痛苦不堪”,让我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看着眼前这家伙,敢情回到村里伙食变得很好了,这不,如今真正打量起他,才发现他又胖回来了。

    但最后陈晓峰也不再追究什么了,于是又问道,“那在你在离开学校那时,你有和班主任口头请假吗?”

    “嗯,我和班主任说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这不,等下打算去补回请假条。”

    “好吧,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了,我们回去吧,等下早读就开始了。”

    听到陈晓峰这么说,赵触生便回教室去了,而陈晓峰此时很是疑惑,那个神秘人为什么要三番两次骗自己,难道是自己好骗吗?呵呵,敢情之前自己太惯着他了,要是今晚他还发信息过来,老子不把他的皮给拔下一层,老子就不姓“陈”,还有,也要弄清楚他到底是谁,这样他才不能让他继续耍自己了。

    最后,陈晓峰见早读开始了,他也便进教室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含墨笔轩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