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44 风水

    “为什么?我们已经答应了,就绝对不会对自己做出来的承诺放弃。”白柠的态度很坚决。

    “你们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俺们村最后不会剩下任何一个人的,所以,你们快点走吧。”

    从炉子里借了点火,老村长把自己的烟袋点上,烟雾顿时弥漫在房间内,白柠虽然有些不悦,却也没表现在脸上,只有李雯眼里流露出深深的厌恶,鄙夷的看着老村长,葛文见此,掏出一盒烟,递出来一根给老村长,老村长一脸疑惑的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下面,细细的闻了起来,突然眼神一亮。

    “好烟啊,小伙子不错嘛。俺这辈子还没抽过这样的烟呢,这玩应怎么弄?”

    老村长摆在眼前,混浊的眼镜也多了一抹精光。葛文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示意老村长把烟嘴放进嘴里,然后给老村长点上,那一刹那,老村长眯起来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等葛文自己点上一根,云吞雾绕才刚刚开始,白柠冷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掐掉,葛文。”

    “我……”葛文左看又右看,凡是被他视线扫过的人,头都扭向了一边。

    紧紧咬着牙,食指和中指间的烟被丢到地上,右脚狠狠的踏了上去,捻了几下,彻底熄灭了火星。

    “大爷,既然您喜欢,这烟都送您了。”

    白柠笑盈盈的说,手上一把夺过葛文手里大半盒的烟,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他,问。

    “葛文,你手里应该还有不少存活吧?全拿出来,都给大爷了。”

    “哈?”

    葛文先是一愣,然后看向薛子文,说。

    “老大,有人欺负我你管不管?”

    “不管。”

    薛子文拒绝的很干脆。

    “孟凡,你老婆你管不管?”

    眼见着自己老大都惹不起,葛文也就转战孟凡,孟凡可没想到这事情还会扯到自己头上,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到葛文脸上,强行咽下这口水,说。

    “首先,学姐还不是我老婆。其次,你抽烟本身就对身体不好,学姐阻止你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因素。所以,抱歉,我管不了。”

    听到这一番话,白柠也是接连点头,显然对孟凡的态度很满意。可是葛文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愣了半天,显然没想到当初一起练团的孟凡就这么叛变了,只憋出一句。

    “算你狠!!!”

    相视一笑,欢快的气息洋溢在不大的房间内,当然也有不愉快的,比如一直默不出声的李雯,她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除了薛子文以外的人,桌子上的食物让她难以下咽,可是多年的教育又让她保持礼仪的进食,除了之前太过激动,多数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拥有良好教育的大小姐,不然薛子文也不会因为家族原因带上她。

    视线回到老村长身上,小山似的烟盒摆在他的面前,葛文几乎把他全部的烟都掏出来,当然,私藏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谁也不知道你身上有几个空间戒指。

    笑眯眯的收下这些烟,老村长还是坚持让他们几个人快走,甚至催促他们吃完饭就走,几人更是不愿意,老村长只好说出事情的原因。

    原来,这个村子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整个村子这些年陆陆续续的死人,可却没有一个是寿寝正中的,全是横死街头,几年下来,人心惶惶,不少人选择搬出去,以前两百户左右也逐渐减少到一百户左右,可是,这种情况就算逃出去也没有什么大用,尸体被搬回村子,祠堂里也就多了一个牌位,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是几个毛头小子可以解决的,以前也请过不少大师,要么骗了村里不少钱,要么转头就走,丝毫不留余地。

    这算命先生也分两种,一种是真有本事的蓝道,一种是坑蒙拐骗的红道。骗完钱就跑的骗子,自然没什么说法。可这有本事的道士,或是风水先生,打眼一看就知道这村子是得罪人了,在蓝道里,凡是别人的阵法,你是不好随意破解的,你不知道你帮的到底是不是好人,另一方面这种事情这会让布阵的元气大损,这种为了陌生人而得罪同道的,是没有人愿意去做的。这也就导致了封门村的事情一直没人解决,等到现在,村子里每死一个人,都会加快村子的混乱程度。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这可不是随便说的,祖祖辈辈的人生经验被老村长完完整整的继承下来,看着这几个年轻人,老村长觉得他们还是赶紧跑出吧,离这越远越好,别在霍霍了别人家的孩子,老陈头的孙子早就有这一难,不怪他们,就算没有李雯,也会有张雯,王雯,等等。

    谁都跑不了,老村长很清楚这件事。

    要说在场谁最明白这件事,还是要数李雯。愣头青的葛文,只懂战斗的白柠和薛子文,刚接触修仙的贝瑞丝和孟凡,他们几人怎么能比得过作为风水世家的李雯,她早就看出来这里的不同寻常,特别是之前莫名其妙的让精神力上涨了一截,现在再去看,又有了不一祥的感觉。

    这四面环山,俨然已经把龙脉圈养在村子里了,不出意料,这村子定是有个厉害的风水先生,村子里那几位被供奉的官员,就是龙脉的体现。而这三座庙呈合围之势,应该是打算把村内的小庙封死,让他们永无出头之日,这大概就是封门村得罪的那位风水先生布置的,村里唯一的水源也被动过,那里本来是河,河水带着生气,源源不断的进入这里,应该是被人教唆修建了水库,这样子生气进不来,也出去不,只能在这个村子兜圈子,一时之间死不了人,可时间一长,村里自然就发现不能生育这个问题。

    那么,这位风水先生到底是谁?封门村又哪里得罪了人家,导致人家要这么对待封门村。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墨逐云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