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十一章 天下第一比试日,浩然正气杨建枪

    在钱三多兴建落霞居之时,诸葛朔一行已经参加了天下第一比试,这里又有一个插曲:他们原先是在徐州报名,可现在却已搬到了扬州,那究竟代表的是徐州还是扬州呢?

    经过一番交涉,他们被告知,必须要去徐州参赛,去徐州就去徐州吧,反正有钱少的支持,去哪都一样。

    按理来说,以诸葛朔的实力,进淘汰赛是小菜一碟的事,但老孙头再三嘱咐他:切勿过早暴露实力!可有了“容气诀”,想不暴露都很难。

    第一场比试,诸葛朔原本打算不用毒不用分身不用驯服,可万万没想到,对手一遇到诸葛朔,竟然自己把自己给打晕了,这也是天下第一比试吗?诸葛朔很失望地摇了摇头,默默地走开。

    可他刚走开,那对手居然又爬了起来,随即冲着裁判会心地挤了挤眼。

    第二场比试,诸葛朔依旧赢得蹊跷,这次对手直接投降认输。虽然那人只是七层器魂,但不战而降却是对武学极大的羞辱,也是对对手极度的不尊重,可以这么说,诸葛朔虽然连胜两场,但心里却委实不舒服。

    直到第三场,他方才尽兴地与对手打上一顿,这是一名使用长枪的器魂高手,约莫估算,他的器魂至少在八层之上。互报姓名,两人同时作揖,伴随一声“开始”,打斗随即展开。

    诸葛朔本着“料敌先机,毒控结合”的战术,很快便占据了上风,但随即又想到孙大哥的嘱咐,于是且战且退,以守代攻。

    “诸葛朔,你这样未免太不尊重对手了吧?”使枪者显然看出了端倪,冲着诸葛朔怒吼道。

    “我就是因为尊重你才这样,方才我差点直接认输!”诸葛朔一边接招一边回道,这确实是他的心里话,原本他真的想在对手认输之前先认输,以斥责这天下第一比试的猫腻,可一见使枪者眉宇之间的正气,他突然间改变了主意。

    “哼!江湖都说你是内定的冠军,我杨建可不认这个理!”杨建一招“长枪挑龙”轻灵使出,枪在他手上,就如同长鞭一般,时缠时绕,时软时硬,变化多端,虚实不定。

    “内定的冠军?我怎么没听说!”诸葛朔连跃三下,配合瞬身之术方才躲开,心中的疑惑也豁然开朗:难怪前两场那么水,既然是内定的,别人自然没必要跟你硬拼。

    “内定你,你会不知吗?”杨建说完,攻势更猛,大有一种要与他同归于尽的势头,于他而言,谁是冠军都无所谓,但至少要公正公平。

    诸葛朔渐感吃力,光靠躲避,显然已不是他的对手,既然你说我内定,那我就让你看看内定的实力吧。

    双眸一闪,他的眼里又出现那份风云都挥之不去的坚毅,随手一放,九重“麻木”飞射而出,这是诸葛朔几日来为了迎接天下第一比试而改进的招式,借助瞬身之术,将原本弥散的技能改成瞬发的招式,无论是速度还是精度,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既是飞射,杨建又如何避开呢?只是,虽然他未能避开,但他依然还要将自己的招式打完,依然还不认这个理,依然还要“长枪挑龙”……

    诸葛朔暗暗敬佩这个对手,若不是九重“麻木”,只怕很难控制得住他,这少年正气凛然,慷慨激扬,长枪使得行云流水,得心应手,每招每式都正气之术,“挑”与“刺”捏合得恰到时机,就是最难学的“回马枪”也甩得淋漓尽致,绝不拖泥带水。

    “诸葛朔,你快出招吧!你就庆幸早日脱离神农门,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杨建还在努力地想摆脱麻木的状态,但显然有些东西不是光靠意志就能改变的。

    “脱离神农门?这跟神农门又有什么关系?”诸葛朔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对他所说的事一无所知。

    “你还装糊涂吗?白念早就带着神农门的余孽投靠杀手门了,徐州战线如此紧张,还不是你们在助纣为虐?”杨建剑眉紧锁,言词之中尽是浩然正气!

    “什么?白念背叛了九州?”

    诸葛朔突然懵住了,他万万没想到:堂堂神农门掌门,竟然在这时候变节,以他的头脑,又岂会做出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

    究竟是杀手门太强,还是白念太傻呢?

    “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杨建的剑眉依旧紧锁,但一看诸葛朔那头懵样,委实也不像装出来的。

    “我确实闻所未闻,或许真的孤陋寡闻了!”诸葛朔喃喃自语,此时,他更担忧白露,有这样的父亲,倒真的不如没有!就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迫害,天下苍生自然不在话下!

    “啊哈哈!九州居然内定你为冠军,我看还不如定白霜!”

    “白霜?他没有跟随白念?”

    “呸!岂能把大义灭亲的英雄跟卑鄙无耻的小人相提并论?”

    听完这一句,诸葛朔方才大悟。这对父子再下一局什么样的棋呢?如果没猜错的话,白念已将毒王系弟子全都带走了,这也是为何那个侏儒要抓他去军营领个赏钱的缘由。

    杨建看诸葛朔沉默不语,继续补充道:“若非霜英雄顶天盖地,只怕九州就要毁于一旦了!”

    “他的顶天盖地是在战场杀敌上,还是在后勤保障上呢?”诸葛朔如此一说自有他的用意,他断然不会相信白霜能在这场战局中掀起多大风浪!

    “哼!比战场杀敌和后勤保障要重要得多,多亏他连夜跑来举报白念叛乱,我们才好提前做好准备,否则,若被贼人杀个措手不及,只怕九州早就成了苦海!”

    “哈哈哈……”诸葛朔长笑一声,果然,又是这对父子商量好的阴谋诡计,只是,这一盘棋下得真大!大到无法无天,无天无日……

    “你赢了!”诸葛朔虽然解不了麻木状态,但他至少还能认输!

    “你赢在你的浩然正气!这才是九州的盖世英雄,也是天下苍生的福气!”诸葛朔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那道背影,转瞬即逝,却有道不出来的伟岸、道不出的挺拔……

    杨建手中的枪蓦地滑落,这是他生平赢得最不公正的一场比试!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天道如一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