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二章 再次相遇

    “是你?”老人和文不凡同时说道。

    说罢,老人哈哈一笑,“如此甚好!老夫便是燕山国国王姬成伯!”

    姬成伯看了看猎户,说道“你请来的帮手?”

    “我朋友。”

    姬成伯点了点头。文不凡刚想说天梯的事,却听姬成伯说道:“既然是从天奇老人那里来,想必已经知道了,我有事相求!”

    原来那好酒的老人叫‘天奇老人’。

    姬成伯接着说道:“前些日子,太史令预测到,燕山国会有一难,化解之人会在天奇老人住处。可那住处向来只有天奇老人一人居住,所以我只有亲自前去相请,可却未如愿。不想今日却是你二人前来。”

    姬成伯拿起茶壶,倒了三杯茶,“坐下说话!”

    文不凡本想站着,可姬成伯的语气威严,不容拒绝。只得侧坐一旁。猎户见文不凡坐了,也学着文不凡的样子坐了下来。

    姬成伯放下茶壶,拿起茶杯,“你们不必拘束,随意一些。”轻抿一口茶放,放下茶杯,又继续说道:“原以为可以防患于未然,可是,前日,暮雪镇一夜之间,全镇七百余户全部失踪!更可恨得是,镇上大户唐家少爷和其未过门的夫人竟被人施了魔法,变成一对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人称‘雌雄双煞’。害的衡阳城周边村镇的人,个个惶惶不安。”

    听到这里,文不凡心中一惊,问道;“那唐家少爷和少奶奶可是唐少初和左悠兰?”

    “你认识他们?”

    “何止认识。”文不凡将自己在暮雪镇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姬成伯。

    “原来如此,看来之前恐怕也是被人施了魔法,让你误打误撞给治好了。”姬成伯,又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这二人行踪不定。只好派衡阳边军到各村各镇守卫,衡阳边军有守边之责,若分兵太多,则衡阳守卫不足,分兵太少,则敌不过那雌雄双煞。所以我怀疑此事是异族人所谓。分散衡阳兵力,伺机攻取衡阳!”

    “那,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对付雌雄双煞?”

    姬成伯点了点头。

    文不凡看了看猎户,用目光询问猎户的意思。

    猎户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听你的。”

    文不凡看着姬成伯说道:“请您放心。我一定找到他们。”

    “护国将军,就在暮雪镇,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她帮忙。你们可以去了。”姬成伯说完,端起茶杯,继续喝茶,似乎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了。

    文不凡还想等着,给个令牌什么的,虽不用国王亲临之类的,那也得有个信物和护国将军联系啊。

    见文不凡还站在原地,姬成伯看了一眼,问道:“还有何事?”

    “那个,我们怎么和护国将军联系?”

    “她认识你。”

    “认识我?”文不凡一脸懵懂。

    再次来到暮雪镇,文不凡心里极其难受。之前热热闹闹的街市,如今冷冷清清。在街道上行走,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却看不到熟悉的人了。

    走了一阵,一阵马蹄的声音,缓缓地传来。远处一队人,正骑马慢慢走近。

    来到不远处,一声娇喝:“前方何人?见到护国将军仪仗,还不速速让开!”

    护国将军居然用女侍卫!看来不是什么好鸟。文不凡心中暗暗想到。但是自己有事要找护国将军,只好无奈的回答,“我是受燕山国王之托,前来寻找‘雌雄双煞’的线索,还请大将军帮忙。”

    话声刚落,只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迎面而来,文不凡还未反应,那马已经错身而过。差点将文不凡带倒。文不凡刚想说声,好险。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往后一仰,摔倒在地。紧接着,被一条绳索拖着向前滑去。原来与那匹马错身之时,文不凡抬脚躲让,脚上竟被套上了一条绳索。

    文不凡反应极快,对着猎户大喊道:“弓箭。”猎户也是机灵,将爬山箭的手环套在弓上,拉弓满月,将爬山箭射向文不凡。文不凡伸手抓住爬山箭,用手一拉,将弓拉了过来。然后对着那骑马的人嗖的一箭。那马上之人听到声响,转身伸手一抓,抓住来箭,心想“这箭速够慢的。”可随之感到手下的箭竟有一股后拉之力,再一看箭尾竟有一条绳索。骑马之人暗叫不好,急忙将箭扔掉。可为时已晚,只见一人如大鹏展翅般向自己扑来。骑马之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心中恼怒。一拳击向那空中之人。空中之人正是文不凡。他故意射出慢箭,好让骑马之人接住,然后借力,逃脱现状。

    此时见那人一拳击来,文不凡早有准备。空中一个转身,左手扣住那人手腕,右手借机搂住那人腰身。用力一转。便将那人从马上抱落下来。两人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结结实实的抱在了一起。

    然后,四目相对,果然认识。

    文不凡终于看到了护国大将军的脸,他看见了清澈明亮的瞳孔,充满了愤怒。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弯弯的柳眉横竖着。还有那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的双唇。这一切,竟是如此熟悉!

    文不凡脑子里恶补了一下,现在没有看到的,那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有那丰盈、圆润的双峰上令人垂涎欲滴的两颗葡萄,以及那修长笔直的双腿间,那清晰可见的一抹黑色,此刻正在自己身下压着呢。想到这,文不凡的某个部位可耻的硬了。然后,一阵剧痛就从那某个部位传来。文不凡蜷着身体,忍住,没有叫出声!呲牙列嘴的躺在了地上。

    “淫贼!”本来还有些担心文不凡进入大雪原,会遇到凶险的长平公主。接到父亲的传信后,得知文不凡会来暮雪镇,心中还有些期许。

    可刚才见面,不知不觉想到了两人两次见面时的尴尬。想给文不凡一些惩戒,出出心中恶气,不想竟被这淫贼化解。对!就是淫贼!刚刚压在自己身上那一脸淫笑,不是淫贼!还是什么?

    蜷缩在地上的文不凡,听到一阵阵马蹄声传来,知道是这位女将军的侍卫快来了,于是忍着痛,站起身来。刚好看见那位女将军的侍卫和猎户都赶到了。

    文不凡忍着痛,站直了身体,“我与大将军初次见面,不知大将军为何如此?”

    “初次见面?”长平公主面带揶揄的看着文不凡。

    “当然!如若不然,不知大将军何时见过在下?”文不凡脸不红,心不跳。心想就算你是大将军,你好意思说咱俩怎么见的面。

    果然,长平公主咬了咬嘴唇,恨恨的说道:“对,是初次见面!”

    “那,初次见面,大将军如此对在下,似有不妥。”文不凡被人攻击要害,在地上躺了许久,看着那些人憋着笑的样子。虽然心里知道自己挨这下是有原因的,但是这面子得找回来。

    “那你意如何?”长平公主看着文不凡,此时若只有他们两人,早将这淫贼大卸八块,以泄心中之恨。

    “在下只是想知道,大将军如此做,妥否?”文不凡忍着某个部位传来的剧痛,一脸正经的说道。

    长平公主听出文不凡言下之意,是想让自己道歉。如果大家知道前因后果,还好说些。可那原因如何说得。

    长平公主俏脸微红,狠狠地看着一脸正经的文不凡,脑子里竟出现了那日,这个淫贼,脸不红心不跳的睁大双眼说了句:“先生,我走错房间了。”

    每每想起此事,长平公主便想暴走。我哪里不女人了?竟然睁着双眼说瞎话!如此可恶的淫贼,竟要我向他道歉?想到这里,长平公主又要发怒。可感觉到自己的侍卫里,似乎也有人,对眼前这个身上满是泥土,头发松乱的淫贼有同情之意。转念一想,既然承认了是初次见面,那用绳索套住,用马拖行,确实不妥。

    于是狠狠地看了文不凡一眼:“此事是我办的不妥!”说罢,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猎户似乎对此结果还有不满,想要说话,被文不凡制止。见长平公主一行渐渐远去。文不凡双手捂住某个部位,躬着身,咬着牙,“好疼啊!”

    猎户沉思许久嘣出了一句,“我怎么感觉,你和那位大将军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刚刚看她的眼神,好像要把你给吃了!”

    文不凡老脸一红:“那个,什么,可能,还真认识。”

    文不凡和长平公主站在唐家的院子里。看着熟悉的院子,文不凡想起自己住在这里的时光。往事历历在目,故人却不知身在何方?文不凡慢慢的走着,长平公主还没有消恨,看文不凡的目光极为不善。

    文不凡来到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摆设一如当初。可当文不凡将目光投向一处角落时,脸色突变。

    长平公主见文不凡脸色突变,问道:“你可发现了什么?”

    “这里原来放了五筐土豆,为何没了?”文不凡说道。

    听文不凡说了这句话,长平公主摇了摇头,这算什么,说不定被人搬走了。

    文不凡没有理会长平公主不屑的眼神,出了房间,来到厨房。果然,厨房里其他菜色都有,只是没了土豆。文不凡转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长平公主说道:“让你的人挨家挨户去看看,有没有土豆?”

    见文不凡如此正经,长平公主立即派人挨家挨户去看。

    不久之后,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正如文不凡所料,整个镇上没有一个土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年轻的老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