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 长平公主

    此时,长平公主一身淡黄色长裙,尽显女儿风情。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北方,眉宇间竟有一丝相思,不知不觉中又想到了他。

    据说长平公主出生时天生异象,燕山国太史令推算长平公主日后必成大器。燕国人尚武,男女之别不重,历史上出现过好几任女王。所以燕山国主,一直将这个女儿当做继承者来培养。

    长平公主自记事起,便师从林蓟,习文练武,熟读兵法,出落得文武双全。十六岁时,便率领亲卫一十六人,偷袭异族大营,诛杀异族左先锋纳鲁。一年后,收复蓝山关,并乘胜一鼓作气,追杀异族人于茫茫雪域,将茫茫雪域变成千里红谷。让异族人闻之色变。后来异族人虽然重新夺回蓝山关,并多次侵犯衡阳城,但是全部无功而返。

    长平公主已用过晚膳,正在看书。这是长平公主多年的习惯。晚膳后先看一会书,再练一会儿剑,然后沐浴入寝。除了行军打仗,多年来一直如此。

    文不凡和猎户看着前面的茫茫雪原,只得按原路返回。刚一转身,文不凡觉得一阵尿意来袭。对猎户说了一句,“等我一会。”便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僻静之地。

    谁知脚下一绊,瞬间以一个不太雅观的姿势,华丽丽的摔倒了。文不凡爬起身来,左右一看,还好没人。

    站直身体,一脚踢向那个刚刚绊倒自己的黑色的,像是树根之类的东西。谁知,刚踢到,一阵剧痛就从脚上传来。文不凡疼的龇牙咧嘴,“什么东西啊?这么硬啊!”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根圆形的铁棍。拔出来一看,约有七八十公分长,四五公分粗。文不凡试了试,有点重,想随手扔掉。可转念一想,留作防身也不错,于是将铁棍背在身后。

    文不凡和猎户原路返回。行至半路,猎户突然停住,“老大,那里有个洞!”

    文不凡顺着猎户指的方向一看,在斜上方果然有一个洞口,蜿蜒向上。洞口不大,但容一人通过足矣。

    “这次我来。”文不凡从猎户手中拿过弓箭,拉弓满月,就是一箭。

    那箭刚飞入洞口,就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各种石块从斜上方掉落,正好堵住了前方的路。

    “老大,堵住了。”猎户喊道。

    “我知道。”文不凡看了看那堆石块,清理起来有些困难。又抬头看了看。掉落石块后,那洞口又宽敞了许多,便对猎户说道:“我先上去看看,你在这等我。”

    长平公主刚刚练完剑,准备沐浴休息。雾气弥漫的房间中,曼妙的身体若隐若现。长平公主抬脚迈进浴桶,将整个身体沉入水中,微闭双眼。脑子里竟又想到了他,和初见他时那羞人的一幕。

    此时文不凡,正努力的爬着。洞口虽大,可谁曾想,越爬越窄。幸好当时没扔掉那根铁棍。于是那根铁棍变成文不凡开辟前进道路的工具。文不凡用铁棍扩大着通道,慢慢的向斜上方前进着,直到前面没路了。文不凡用铁棍捅了捅,上面似乎是块石头。又用手摸了摸,虽不平整,但感觉应该是块地砖。再用手一摸,找到了缝隙,果然是块地砖,文不凡不知道上面的情况,不敢动静太大。慢慢地将地砖下面的泥土石块清理干净,将地砖从下面取了出来。可上面还有东西挡着,是块木头。好像还有水声。‘看来是个盛水的木桶,’文不凡心里想到,‘先将水放了,再推开桶不就出去了!’

    想到了立马就做,文不凡将铁棍较为尖的一头,朝上,然后对着木桶用力一捅。

    长平公主闭着双眼,躺在温暖的浴桶中,正在冥想。隐隐听到下面有丝微的声响。刚想仔细听听。忽然感觉双臀间似有尖锐之物侵入。当下尖叫一声,腾空而起。羞怒之余发出一掌,将木桶击碎。

    文不凡抽回铁棍,一股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涓涓细流,从桶底流出。还没有做下一步动作,就听见‘砰’的一声,上面的木桶不见了,紧接着,一股洪水如猛兽般劈头盖脸地浇灌下来,隐约间还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

    已经成了落汤鸡的文不凡,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从地道进入的不速之客。只想着自己被淋成了这个样子,必须得找到幕后黑手,好好地说道说道。于是理直气壮的钻出地道,大声问道:“谁?是谁?”然后便目瞪口呆了。

    一枝芙蓉出水来!

    他看见了清澈明亮的瞳孔,充满了愤怒。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弯弯的柳眉横竖着。但这一切并不影响那吹弹可破的皮肤透出淡淡红晕,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还有那丰盈、圆润的双峰上令人垂涎欲滴的两颗葡萄,以及那修长笔直的双腿间那清晰可见的一抹黑色。

    虽美景当前,可文不凡还是感到阵阵杀意袭来。于是文不凡睁大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美景,大声说道:“先生,我走错房间了!”

    “又是你这淫贼!去死!”长平公主使劲全身力气,一掌劈向文不凡。

    文不凡急忙将头收回,迅速的向下退去。

    退的时候,文不凡还听到上面揭斯里地的大声喊道:“来人,往这个洞里灌水,淹死那淫贼!”

    猎户看着一身是水的文不凡和洞口里源源不断的流水,问道:“老大,上面是条河流?”

    “洪水猛兽啊!”文不凡一脸无辜的说道。

    渐渐平复了心情的长平公主,制止了侍女的灌水。心中竟有些担心。这时后臀隐隐作痛,竟还有些异样的感觉,脸上不禁一红。心中骂道:“该死的淫贼!”

    “怎么这里会有条地道呢?”一个侍女自言自语了一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长平公主马上意识到了这条地道的重要性,如果异族人知道这条地道,那么……太危险了,于是立即派了一个人下去探路。

    文不凡和猎户前进无路,上天……嗨,还是去大雪原看看吧!于是两人只好向大雪原那侧的洞口走去。

    半个时辰后,长平公主在十多个侍女的陪伴下,站在文不凡和猎户离开的地方,望着茫茫雪域,心中竟有几分愧疚。心想如果不是自己,或许他就不会被自己逼着进入这茫茫雪域。

    一日后,长平公主和十多个侍女又出现在那个地方。只是这次多了一些人,燕山国兵马元帅林蓟和一众侍卫。林蓟和长平公主立在前面,一众侍卫和侍女远远地静立着。

    大体情况,林蓟已经听长平公主说了。当然那狗血的再次见面,被长平公主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也就是说,他是遇到了塌方,才顺着那个洞口,打通了地道?”林帅问道。

    “是的,师父。我看过那塌方的泥土,以及通道里的泥土,都是新鲜的,还有另一侧巨石侧壁的洞口也是刚刚打穿的。”长平公主说道。

    “也就是说,他偶然间发现了巨石一侧的入口。然后来到这里。回去的时候,遇到塌方,无奈之下,误闯进了你的别院?”

    “是的。”想到那个场景,长平公主不禁俏脸一红。

    林蓟没有理会长平公主的小女儿心态,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长平公主说道:“他身上有种你父亲和为师都无法探知的力量,青休可能就是被他的这种力量杀死的!而他自己似乎还不会运用这股力量。这种力量很可能与天梯有关,因为传说打开天梯,需要大量的能量。所以你父亲让他去寻找天梯。”说着林蓟转过头看着长平公主,语气慈祥的说道:“他既然往回走了,想必是有了天梯的消息。你不该如此任性,将他赶走。”

    “说不定他是怕雪域寒冷危险,偷偷跑了回来。”长平公主低着头小声说道。

    林蓟不明白,自己这个平时杀伐决断的爱徒,今日为何会屡屡做出这种小女儿姿态。转过头看着茫茫雪域,“他如果贪生怕死,就不会再次进入这茫茫雪域!”语气中竟有了些责怪之意。

    “那,他不会有事吧?”长平公主并没有理会师父语气中的责怪,而是不无担忧的说道。

    林蓟摇了摇头,难道自己的这个小徒弟看上了那人?可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林蓟实在不拿手,顺其自然吧。

    林蓟确实高估了文不凡,文不凡并没有再次进入大雪原。在长平公主为他担心的时候。文不凡和猎户正在山的一侧半坡处烤着野味。原来两人从通往大雪原的那侧洞口出来后,便用爬山箭(文不凡给那只可以放出绳索的箭起的专用名)翻过山脊,来到了山的另外一侧。这里离长平公主别院的那一处山脉有一段距离。

    两人吃过饭,顺着山路往山下走去。这几日一直有个问题困惑着文不凡,为什么她会说‘又是你这淫贼’?又是?什么意思啊?

    又想到,网上都是骗人的,我照网上的说,结果被淋成了落汤鸡。而且幸亏跑得快,要不恐怕命都没了。自己当时是不是应该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更好一点。思前想后,文不凡还是觉得当时应该睁大双眼说,‘我什么都没看见。’好一点。

    走了大半天,也没有下山。文不凡见夜色渐深,心中想道,看来今夜又得在树林中过夜了。这时,前面出现了一处房檐。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年轻的老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