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闺房轶事

    文不凡看到唐少初装病的样子,不由感叹这家伙如果放在自已原来的那个世界,绝对是一影帝!

    看着唐希和左同承着急的样子,文不凡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变故作神秘的说道:“其实可以同时医治好他们俩的。”

    唐希和左同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同时说道:“真的可以?”

    文不凡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我的故乡,有一种病叫做‘相思病’,就是对心爱的人魂牵梦萦,如求之不得便会失魂落魄。正是他二人此时的病状。”

    文不凡说完,看着唐希和左同承。

    唐希略一犹豫,张口问道:“那么如何能医好?”

    “和相思的人朝夕相处便会好了。”文不凡说道。

    “不行!”文不凡刚说完,左同承便说了一声。唐希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文不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他二人,此病彼好,此好彼病,正是因为他们情爱的魂魄紧紧地连在一起,无法分开,这个魂魄在左家小姐体内,左家小姐就会没事,在唐家公子体内,唐家公子就会没事。所以一个好,一个就病了。如今两人为了对方都不愿接受这个魂魄,所以就一起病了。他二人不愿接受,我也无法医治。”

    见左同承有些犹豫,文不凡继续说道:“倘若这魂魄在人体外游荡久了,恐怕……”

    文不凡故意停顿了一下,果然唐希和左同承立马问道:“恐怕啥?”

    文不凡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左同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也不是不行,但必须要入赘我们左家!”

    “不行!”唐希豪不犹豫的说道。

    眼见又要起争执,文不凡不紧不慢的说道:“左老爷想入赘一婿,无非是想继承左家香火,此事并不难。”

    左同承看着文不凡问道:“如何不难?”

    文不凡对左老爷说道:“待他们成亲之后,所生男孩,第一个随父姓,第二个便随母姓,便是您左老爷的亲孙子。如何?”

    “不行!第一个随我女儿姓!”左同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第二个孙子随母姓的唐希听闻,急忙说道:“不行!第一个随父姓,第二个再随母姓。”

    见左同承还要说话,文不凡拦住左同承说道:“既然唐老爷已经答应,左老爷就不要再挣了。我略懂面相,左家小姐只要嫁给唐公子,必定是多子多孙!”

    左同承似乎还要争执,文不凡小声说道:“如果令爱不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这失魂落魄的,别说为左家传递香火,这性命也堪忧啊。”

    左同承同志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思考和自我思考,最终咬了咬牙,说了声:“也罢!”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双方筹办婚礼,家有喜事精神爽,虽然左老爷还在纠结什么时候自己的女儿才能生出第二个儿子。可看见女儿开心的样子。似乎一切也都是浮云了。

    唐少初闲来无事,追着文不凡问,文不凡是如何联系上的左悠兰。文不凡双眼一闭:“入梦!”

    唐少初无比崇敬的看着文不凡:“先生果然厉害!竟能入得他人梦中!”

    “也不能经常这样,随缘而已。”文不凡慢悠悠的说道。可心里却在想,怎么联系上左悠兰的,事实是这样的。

    那一日,唐少初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法子联系上左悠兰,就到左家附近闲逛。已经入夜,文不凡还是没有想出对策。脑子里却想出了一个词,狗急跳墙。于是,文不凡真的跳墙了。

    其实文不凡在到达暮雪镇的当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变化,身体不小心擦破了,恢复的速度肉眼可见,而且自己的力量似乎也增大了不少。还有就是自己的弹跳明显提高了不少。虽说不能飞檐走壁,但越过普通的高墙,没有任何问题。还有,文不凡发现自己的视力居然也增加了许多,看到的地方比原来远多了。于是文不凡真的跳墙了。当然,本次跳墙之前,文不凡还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心里斗争的。最终文不凡本着解救一对自由恋爱的少年少女的心态,打着解救亿万被封建包办婚姻迫害的劳苦大众的旗帜,雄赳赳气昂昂的跳墙了。

    左家虽是大户,也终究只是一个镇子上的大户人家,院落并不是很多。文不凡凭借自己曾经参观过的地主大院。不多时便找到了左家小姐的闺房。外间有一个丫鬟斜倚在一个椅子上,已然睡熟。

    文不凡进入内间,少女的闺房暗香连连。借着月光,文不凡看见香塌上熟睡着一个少女,一床薄被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材。薄被下少女的身体随着呼吸有韵律的起伏着。文不凡不禁心中荡漾,连忙告诉自己,自己是谦谦君子,不是好色之徒。

    慢慢的走进,文不凡不禁心跳加快,一种莫名的刺激涌遍全身。文不凡急忙做了几个深呼吸,稳住心态。静静的看着左悠兰,心想如何将她唤醒。左悠兰犹自熟睡,恬静而美好。

    文不凡想了一会,还是觉得直接将左悠兰叫醒。于是文不凡设想了一百种左悠兰醒来时大叫,反抗,自己会如何应对。然后轻轻的唤醒了左悠兰。

    左悠兰缓缓地睁开双眼,一副英俊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可英俊归英俊,自己不认识啊。左悠兰猛然清醒,有登徒子进入了自己的闺房!就在左悠兰准备张口大叫之际。早有准备的文不凡急忙伸手捂住左悠兰的樱桃小口。可没想到左悠兰使劲地用双腿蹬床,发出声响。文不凡想都没想立马翻身上床,压在了左悠兰身上。一阵柔软的感觉,让文不凡无比舒服。

    忽然左手手心传来这一阵剧痛,文不凡低哼一声,感觉手心被左悠兰狠狠咬了一口。收起心思,抬头一看,立马看到左家小姐那杀人的眼神。这才感觉到右手按住了一团温柔,温柔处还有一点正在慢慢变硬。一种舒畅的感觉正由右手心传遍全身。左手疼痛,右手舒服。真正的让文不凡感觉到什么是——痛并快乐着!文不凡下意识的用大拇指拨了拨那一点坚硬。瞬间左手又传来一阵剧痛,左家小姐那杀人的眼神,喷出了一股巨大的怒火!

    文不凡这才想起正事,急忙抬起右手,掏出唐少初给的香囊,说道:“我是来帮你和唐少初的!你听我说。”

    或许是香囊的原因,也或许是文不凡并没有下一步侵害左悠兰的行动。左悠兰的眼神渐渐恢复了平常,似乎还有一点羞意。

    文不凡接着说道:“我松手了,你可别叫,我真的是来帮你们的。”

    说完文不凡慢慢的松开来了手。

    左悠兰满脸绯红,小声地说道:“你,你先下来。”莺莺细语,着实好听。

    “哦,”文不凡答应一声,翻身下床。这才发现,那床薄被早已被左悠兰踢在了一旁,那么刚才两人……更重要的是自己刚才好像,不是好像,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某个部位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现在还反应着。

    想到此,文不凡看着只穿着亵衣亵库的左悠兰,不禁老脸通红。努力的掩饰着自己的丑态。幸好左悠兰并没有看着他。

    左悠兰慢慢的盖好被子,轻轻问道:“你就是医好了少初病的那位先生?”

    “啊?啊!是,是。”文不凡一脸窘态。

    看到文不凡的窘态,左悠兰颔首一笑。

    文不凡经过几番折腾,又看这番美景,心中的荷尔蒙分泌无数。只能一再的告诫自己,我是谦谦君子,不是那好色之徒。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自己的谋划告诉了左悠兰。然后离开了这个恋恋不舍的温柔乡。临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左悠兰幽幽的说道:“这,是在梦中?”

    “对,是梦中!”文不凡不敢回头。几个跳跃,便淹没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

    看着文不凡一会儿笑,一会儿呆,一会儿又有些色眯眯的,唐少初很是感到奇怪,问道:“先生,您这是?”

    被唐少初从无限甜蜜的回忆中拉回的文不凡,擦了擦口水,说道:“没什么。”

    “难道先生又入梦了?”唐少初问道。

    “哪有那么好入,这个得随缘。”嘴上说着,文不凡心里却想着,我和你媳妇儿怎么联系上的,我能告诉你?告诉你,你这会儿不得拿刀捅死我。但是你得相信我,如果有其他的法子,我也不会夜闯温柔乡啊!对对对,我是做好事,不求报答,不求报答。胡思乱想着,文不凡坚定了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不妥。只是不敢看着唐少初,只能故作深沉的走开了。

    刚走出几步,文不凡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团子’的?就是那只会说话的熊。”

    被文不凡冷不丁一问,唐少初,摸了摸头,说道:“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那片山谷,我可以领先生去。”

    “好,我们收拾一下,明天就去。”

    次日晨起,文不凡和唐少初收拾一番,便出发了。随着山势的增高,气温也随之降低。幸好唐少初准备充足,随着气温的降低,两人都穿上了棉衣。

    不知哪根弦触碰了文不凡的骚情,这家伙看着绵绵雪山,对着无尽山谷,大声地开始朗诵:

    郡北无双岳,暮雪第一峰。四时光皎洁,万古势龙从。

    绝顶星河转,危巅日月通。寒威千里望,玉立雪山崇。

    “好诗,好诗啊。”唐少初大声叫好,“想不到,先生有如此文采。”

    这不是我写的,我们家乡一位古代文人写的。文不凡心里这么想的,但是绝对不能说出来,依然是故作深沉的笑了笑。

    忽然一束光芒闪了文不凡一下,文不凡下意识的用手臂遮住双眼,定睛看去。那是一道反射后的阳光。那反射阳光的东西,是?是——金属?!一个很大的金属房屋!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年轻的老刘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