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击败小松大师

    第三十章击败小松大师

    胖子小松在打败了一众人等之后,终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我。

    “我不行的,我的棋下得臭死了,就不上来丢人现眼了。”我很是认真的对着胖子小松说道。

    “小五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没想到换了一个环境还真的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啊。”胖子小松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

    胖子小松的话总是这么的莫名其妙,不仅是我听不懂,我看着周围的这几位队友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东西啊?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全告诉我们听听吧!”我说。

    “赢了我就告诉你。”胖子小松一脸“无赖”的说。

    “那就开始吧。”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胖子小松,因为刚才这句话并不是我说的,而胖子小松同样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他应该也是确定这句话不是出自我的嘴里。

    我们寻着声音看去,这才发现一身仙风道骨的七大爷此时正端坐在已经无数人落败过的那张椅子上,左手单手捋着银须,泰然自若的看着胖子小松。

    “我差点忘记赵先生了。”胖子小松看着七大爷,微微的点头示意道。

    七大爷说:“小松教官的这一局“千叶手”确实厉害,不过并非就是无懈可击的,老朽不才,也来凑凑你们年轻人的热闹,还望小松教官多多指教。”

    胖子小松听七大爷这么一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马上就重新的摆好棋局,等着和七大爷来上这么一局。

    七大爷还是没有换棋,就是选择的黑棋一方,胖子小松也不客气,在示意了七大爷之后,这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红棋的进攻。

    七大爷毕竟是个老江湖了,一辈子经历过的棋局也是数不胜数,刚才那一局输给马三,其实也不能说七大爷的棋艺有多大的问题,也只能说七大爷输在了麻痹大意上。

    从一开始杨宗发上场,到后来的胖子,还有李丽娟,接着的三角眼和马三,他们轮番上阵的结果都是无一例外的落败,虽然这肯定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但是对于七大爷来说,至少也是发现了胖子小松在这局“千叶手”上不少的缺点和漏洞。

    想要看清楚一局棋的优胜略汰,那自然只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七大爷到底从大家的失败中发现了多少的可取之处我现在不得而知,不过从他开局之后和先前所有人完全不一样的派兵布局来看,七大爷对于残棋的研究确实是要高我们大家一筹的。

    胖子小松这一局面对着七大爷,似乎终于是提起来了一些兴趣,整个人投入的程度都要比先前时候要聚精会神得多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来,七大爷给胖子小松的压力也是不小的。

    “赵先生老当益壮,思维异于常人,确实厉害。”胖子小松一边走棋,一边夸赞道。

    “老咯,比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敢打敢拼了,我们老人家就只能是稳扎稳打,求一个全身而退了。”七大爷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说道。

    “这破解残棋,经验确实非常的重要,但是人啊,还是必须要服老。”胖子小松原本说得还不赖,不过最后一句马上就话锋一转,听上去就是针对性十足了。

    胖子小松的意思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七大爷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破解残棋已经是过时了。

    “这自然是没错的,生老病死,谁也逃不过的,不过不是还有一句话吗?姜还是老的辣。”七大爷面露搵色,很是有些不满的对着胖子小松回答道。

    “这一局“千叶手”,就仿佛有上千张的树叶在飘零,而你只有一只手,这一只手必须要在这么多张的树叶里找到唯一正确的那一张,这不仅是需要脑力,还需要体力。”胖子小松言道。

    “我还是比较喜欢结果。”七大爷冷笑了一声。

    “将军。”胖子小松说道。

    七大爷的冷笑瞬时就凝结了,因为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胖子小松的红棋这一次是一步绝杀。

    “有的时候创新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过有些时候,跟着前人的脚步走下去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你不仅要有创新的勇气,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创新的实力。”胖子小松道。

    七大爷什么也没有再说了,铁青着脸从椅子上就站了起来,然后就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到沙发角落那边去了。

    七大爷可能觉得这一次又是上胖子小松的当了,就是胖子小松的那几句话分了他的心,不然的话……

    不然和如果一样,都是假设的东西,我们在已经有结果了之后,再说那些就显得有些刻舟求剑了。

    我一直在看着刚才的那局棋,我不知道其他的几个人有没有看出来七大爷从一开始其实就是处于劣势的,虽然棋面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似乎是黑棋在占据着主动,但是那一切都只是假象,而胖子小松最后和七大爷的谈话只是想要“善意”的提醒他,但是七大爷显然是没有想到这里,所以最后失败的结局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的。

    我很是认同胖子小松说的那些话,就是你有创新的勇气,那也必须要有创新的实力,你能够想着改变思路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你要围绕着你的新思路去将一切的不可能可能化,这就需要异于常人的思维和能力了。

    很显然,七大爷是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的,所以他的出局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小五少爷,轮到你了。”胖子小松看着我说道。

    “我……”我始终还是有些忐忑。

    “哈刚才和赵先生的这一局棋,你看懂了吗?”胖子小松看着我问。

    “你……赢了。”我想了想,这么说道。

    “不错。”也不知道胖子小松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在还是敷衍,反正他真的是点了点头,还是一副赞许的样子。

    “孺子可教也。”胖子小松接着又说了一句。

    我还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我就成了“孺子可教也”了,我也没有说什么呀,这个胖子小松真的是太奇怪了。

    “龙大哥,你再来一局吧。”我看着边上的胖子无所事事的样子,就对着他喊道。

    胖子白了我一眼,那意思就是我多嘴的意思。

    “人家大师是在叫你呢,我就是个手下败将,可不敢再出来献丑了。”胖子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回答道。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已经是在胖子小松的手里受到过“凌辱”的了,看样子我不上阵都是不行的了。

    “你觉得你能够破解这一局“千叶手”吗?”胖子小松一边重新摆着棋一边随口的这轻声问道。

    “能啊!”我想都没想的就这么回答道。

    其实我心里是想着反正吹牛也不用上税,就当在被他“凌辱”之前找回一点点的“尊严”吧。

    我这话一说出口之后,胖子这王八蛋倒是带头的开始起哄了起来。

    “我们小五可是破解残棋的天才,小松大师,你这一次可是真的遇到对手咯。”胖子摆明了揪着故意的“嘲讽”道。

    “我知道小五少爷的实力,说他是个天才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就是不知道他这一圈走下来,实力是提高了还是荒废了。”胖子小松很是随意的这说道。

    胖子小松的这番话让胖子都觉得很是有些不可理喻,他明明就是故意梛瑜我的话怎么到了胖子小松的嘴里就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了呢。

    马三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说话,和杨宗发和李丽娟一样,都只是静静的站在棋桌边上,可能他们是在等着一个奇迹的发生,有或许是在等着大家被胖子小松团灭之后的那种心理平衡吧。

    我心里估计的我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因为在我的眼里看来,这几个家伙看着也不像是那么好心无私的人。

    “听说小五少爷在人界就是靠摆残棋为生的,是吗?”胖子小松问。

    我愣了一下,心说这小子还连这个都知道啊。

    我回答:“是有这么一回事,没办法,讨生活嘛。”

    胖子小松道:“希望小五少爷没有辜负老爵爷的期望。”

    我皱着眉头,心说怎么又钻出来一个老爵爷了呢。

    我于是就问:“老爵爷是谁?”

    胖子小松这个时候似乎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的摆了摆手道:“也没什么其它的意思,是我嘴拙了,以后你会明白的。”

    我对于胖子小松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很是有些不满,说:“我现在莫名其妙的到这里,你又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明明車知道也不给我们说清楚,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这一番带着不满的话音倒是得到了十一小队大部分人的声援。

    李丽娟:“就是,刚才你还说我是什么逍遥仙子,你这满嘴跑火车的大师也不说清楚,这会又什么宗主啊少爷的,你倒是说清楚啊。”

    马三一直想问的问题被我和李丽娟都说了,他也就没有开口了,可能他也知道这胖子小松应该是不会有什么让人满意的答案的,所以他也就懒得问了。

    “大家不要这么的激动,你们每个人之所以会被召集在这里来,那都是因为你们这一世或者上一世异于常人不同凡响的身份,只是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们而已,到了你们应该或者说可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让你们知道的。”胖子小松见着大家是群情激奋,也只能这样的安抚道。

    “那我上一世真的是逍遥仙子啊?”李丽娟还是不死心的凑到胖子小松的身边问道。

    “是的。”胖子知道今天不说出点实质性的东西是摆不平现在的局面了,只能是硬着头皮的答道。

    李丽娟一下子就像是挖到一座大大的金矿一样的兴奋,马上有接着问道:“那我为什么这一世做人还受了这么多的罪呢?”

    胖子小松有些烦了但是还是回答:“因为你犯了天条。”

    李丽娟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惊讶道:“怎么可能?天条我都敢犯呀?”

    胖子小松叹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李丽娟就又开口急切的问道:“那我是犯的什么天条啊?”

    胖子小松可能是真的烦了,这就随口的回答道:“你偷看玉帝洗澡被王母发现了,然后就被贬下凡间了。”

    “我偷看玉帝洗澡被发现,然后贬下凡间了……”李丽娟顺嘴就这样小声的自言自语嘟囔着,说着说着才觉得好像有些不对,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已经早就笑做一团了。

    李丽娟被我们一笑,脸上一下子通红,满眼怨恨的看了胖子小松一眼,然后就捂着脸退到边上。

    “娟姐,你这位逍遥仙子以后可得多照顾一点哦。”胖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也还不忘了开李丽娟的玩笑。

    三角眼虽然也是笑得前仰后合的,但是秉承着对李丽娟的“敬重”,三角眼在笑的过程中几乎都是背对着李丽娟的。

    马三大叔那么严肃的人都忍不住的笑场了,我也是笑得花枝乱颤的。

    “小松大师可是真的很幽默啊,这样的玩笑都开得出来。”我一边笑着一边朝着胖子小松伸出了大拇指,来这里这么久了,这个笑话可以说真的是承包了我所有的笑点。

    “大师果然是大师啊,说出来的笑话都是要高人一等,我真的是佩服了,佩服了。”胖子捂着肚子,努力的闷笑着。

    七大爷在沙发的角落那边也没有听清楚我们这边是为了什么这么的大笑,探过头来朝着我们这边看了看,可能是心里还在为刚才的输棋而耿耿于怀,再加上他的年纪似乎也已经过了开怀大笑的年龄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开口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我说大师啊,我们李大姐真的是逍遥仙子啊?我怎么看着不像啊?”我可能是因为笑得太多忘记李丽娟“殴打”三角眼的事情了,对了,就是人家常说的那种得意忘形,我张嘴就这么说了出来。

    好在这时候李丽娟已经躲到了沙发后面的那张椅子上生闷气去了,我说的话她也就没有这么听见,对于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万幸”的事情。

    “其实我看着也不像,哈哈哈哈哈。”胖子小声的凑到我的棋桌前,说完就有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道。

    我们几个笑得是肆无忌惮的,但是我还是必须得佩服胖子小松,因为他从始至终就没有笑过。

    我这里说的笑是指的我们几个大笑之后,先前的胖子小松还是非常的喜欢笑的,至少每一次打败对手的时候,他都是面带笑容的。

    所以我真的是佩服他,在我们不想笑的时候他能够笑得出来,在我们笑得出来的时候他能够忍住不笑。

    我觉得这个笑话真的好笑,就是不明白胖子小松大师为什么真的就一直能够保持面色凝重的姿态。

    我觉得这样应该是非常累的。

    所以我就想逗小松大师笑。

    “大师,你是怎么知道逍遥仙子偷看玉帝洗澡的,难不成当时你也在场?”

    我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胖子这个笑点低的家伙率先的就笑出离开声来,紧接着就是三角眼,可能是因为刚才被李丽娟“欺负”的原因吧,这个时候终于的有了一种可以“嘲笑”她的资本,所以三角眼对于每一个针对于李丽娟的“绯闻”都是觉得非常的解气和过瘾,笑得那是叫一个畅快啊。

    可是即使是这样,胖子小松大师还是一笑都没有笑。

    我们笑得最为投入的三个人在像神经病一样的笑了半天之后,面对着一言不发不苟言笑的小松大师,觉得实在是有些无趣,也就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其实笑也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学问,同时,也是一个渐进的增长过程,有人陪你笑的时候,即使这个笑话的笑点不高,但是你同样是可以笑得很开心的,反之,一群人里个个都在笑,但是只有你不笑,大家最后也就是笑着笑着就没有笑的感觉了。

    而我们现在就是这样的一种笑不下去了的状态。

    面对着胖子小松的不苟言笑,我倒是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所以在胖子还在“咯咯咯”笑个不停的时候,我已经就“咳咳”了两声,正面的对着胖子小松了。

    “有这么好笑吗?”胖子小松看着我,很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

    “人家可是整儿八经的天庭掌刑官,手里握着众仙子的生杀大权,你们竟然敢嘲笑她,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胖子小松很是有些不屑的看着我们几个,说道。

    “天庭掌刑官?”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回过神来,胖子的反应倒是快,这就马上换了一张脸的趴在棋桌伤害看着胖子小松问道:“大师,这个什么官的到底是个什么官啊?”

    胖子小松白了胖子一眼,这才叹了一口气的说道:“就是掌管天庭内外仙子的一个职位,是王母跟前的红人。”

    “那既然是红人怎么就被打下来了呢?”胖子好像是忘记了刚才是因为什么原因笑的了,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且还……”胖子小松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没有再继续的往下说了。

    “你就说嘛,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嘛。”胖子胃口被吊起来了觉得很难受,非要打破砂锅的问到底才行。

    “只要你们能破解这一局“千叶手”,那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胖子小松指着面前的棋局,故意的这么说道。

    胖子小松的意思是很明显的,你们几个“废物”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他也正好就用这个来堵胖子的嘴。

    果然这一招是非常奏效的,胖子小松这么一说之后,胖子一下子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我也是非常的想知道胖子小松刚才对于我的那些说法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问才好,刚才李丽娟的事情又是我带头笑得最灿烂了,现在也就不好问了,不过既然胖子小松都这么说了,只要是破了这一局“千叶手”就可以将我们的秘密全部都告诉我们,首先不管这件事情的真假,我相信这位小松大师应该也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

    所以说只要是能够在这一局“千叶手”上击败他,这一切就能够变为可能了。

    我脑子里突然的冒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那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我指着棋局,说。

    胖子就像是不认识我一样的看着我,然后就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他对于我这样的“大言不惭”是极其的没有信心的。

    “有志气,小五少爷果然不同凡响。”胖子小松还是一如既往的夸赞道。

    我刚才站着看着了这么多局,对于这局“千叶手”还是有了一定的认识,不论是杨宗发和胖子的红棋挑战,还会后来三角眼和马三的黑棋防守,我也算是看了一个大概,所以在十步之内,我还是有信心能够“保全性命”的。

    而这十步之后,那就要看我自己的本事了。

    要不是这会儿在这里插科打诨的说了这么多,我都差点忘了这摆残局本身就是我的强项,而且我猛然的想起其实我不应该是一个“弱者”才对。

    可能是因为一开始过来这里的时候发觉我是这些人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所以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应该就是最弱的,这要是说对局的话我可能不是这里面多数人的对手,但是说到残棋,那可是我耐以生存的吃饭家伙。

    这一点上,我是绝对不会杵的。

    我似乎是恢复了不少的信心,也是因为带着对自己身世的疑问,我这一局,必须要让胖子小松输棋。

    心服口服这些一点都不重要,我现在最为看重的还是结果。

    所以这一次,就到了我的“鬼手绝技”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胖子小松还是率先的开棋,他手下的红棋一开始就对我黑棋的九宫一番你死我活的进攻,虽然经过先前的看棋我也知道了这一开始的进攻完全只是为了拉开后续的热身而已,但是由于有七大爷的前车之鉴在前,我还是不得不小心翼翼。

    在前六步的针锋相对之后,第七步一开始,胖子小松就开始针对黑棋的防守做起了文章,而我也故意的加快了行棋的速度。

    要说我这些年跟着爷爷也是学到了不少破解残局的方法,就像爷爷说的那样,那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结果我倒是将爷爷的这一句教诲发扬光大了,变成了在街头摆残局。

    我想爷爷要是知道我在街头摆残局为生的话,可能会把棺材板扒开从里面爬出来,后来一想,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爷爷毕竟还是火化的。

    所以我觉得国家大力提倡的火化制度还是有它一定好的原因的,至少这样可以给很多人省去不少的后顾之忧。。

    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

    我知道胖子小松要对我发起最后的总攻了,所以我就主动的开口说话了。

    我:“小松大师,你觉得你是不是赢定了?”

    胖子小松抬头看着我,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难道不是吗?”

    胖子小松大师这句话说得是底气十足的。

    确实,胖子小松大师是有这个资本说这句话的,就算挑剔如胖子和三角眼,在听到胖子小松大师这句话之后,也是无力反驳的。

    这就是实力。

    我:“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许多都是想象一下就可行的,要用最为现实的眼光去看才行,你说是吗?”

    胖子小松可能觉得我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反常,眯着眼睛的看了我半天,这才重新的审视我了一番,然后说:“你是想用心理战来对付我?”

    我哈哈一笑,道:“小松大师不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理大师吗?”

    我一边说这话的时候一边走着棋,胖子小松也没有闲着,一边答话一边继续最后的总攻。

    胖子小松笑着道:“小五少爷果然学得很快,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是学到心理战的精髓了,可喜可贺啊!”

    我谦虚道:“只是学到一点点的皮毛而已,要是论吹牛的本事,更是差小松大师你十万八千里呢。”

    胖子小松大笑道:“哈哈哈哈,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够分我的心,这套把戏我玩多了,将军。”

    胖子话音刚落,就开始了这最后的一击绝杀。

    按照先前的剧本,这个时候我应该是一脸惊诧的表情,然后和先前所有的人一样,或者涨红脸的转身离开,或者心悦诚服的为胖子小松拍巴掌……

    可是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剧情,所以我在胖子小松不敢相信的眼神注视下,轻松的完成了一次史诗级的闪转腾挪,不仅没有被胖子小松绝杀到,反而我利用胖子小松这一瞬间的犹豫抽身就将红棋最为主力的“車”给一举的搞掉了。

    “豁哟,不得了哦!”原本都已经准备开始嘲笑我了的胖子一见这过山车似的剧情发展马上的就眼前一亮,睁大眼睛的凑到了棋桌前。

    杨宗发也是条件反射的快速凑到了棋桌前,因为他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有了反杀的机会。

    “不可能,不可能!”胖子小松面对着大将被杀必败无疑的局面,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嘴里一直这样念着“不可能”,神情都显得很是有些激动了。

    “这就是我说的明知不可能我却偏要为之,在象棋的世界里就没有永恒不破的棋局,你说呢?”我看着胖子小松,问道。

    “不可能,这一局我布局得如此的巧妙,就算不是滴水不漏,也不可能这样百密一疏的,而且这样白痴的失误也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胖子小松从刚才就一直这样死死的盯着棋局,一直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胖子听小松大师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说:“大师,这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虽然是大师,可毕竟也不是神仙啊!”胖子说到“神仙”两个字的时候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沙发前目光正看向我们这边的李丽娟,李丽娟也看见了胖子的眼神,一个白眼飞过来,然后就转过了身去。

    胖子这就又接着说道:“小松大师,难道你就没有败过吗?”

    胖子的这个问题得到了马安和三角眼的支持,因为这个问题也是他们很想问的。

    “我觉得这局棋很是有些古怪啊!”胖子小松眼神里冒出了很多的疑惑,他脑子里可能是在不停的回想着刚才的每一步棋,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着胖子小松冥思苦想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心说这家伙鬼精鬼精的,要是让他真的回过神来,那还真的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不行,我必须要在心理上让他混乱。

    我:“大师,这局棋已经不用再下了吧?”

    胖子小松愣了一下,苦笑了一声,说:“不用了,大局已定,红棋的落败只是早晚的问题。”

    我:“你很不服气?”

    胖子小松看了我一眼:“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厉害。”

    我:“要不然这一局不算,我们再来一局?”

    胖子小松看了一眼我,然后又将目光看向周围的几个人,然后就笑了笑,说:“不用了,这一局,我就是输了。”

    胖子听到小松大师终于是承认输了,这就马上的开口溜须道:“小松大师果然是高风亮节,赢也赢得漂亮,输也输得大气,我们几个今天算是见识了大师的风采了。”

    胖子说完就拐了身边的杨宗发一下,杨宗发也算是机灵,马上就接着说道:“龙兄弟说得没错,我刚次输给小松大师,也是心悦诚服的,而且还学到了不少的东西,真心的是要感谢小松大师教导的。”

    马三大叔这个时候也很合群的跟着说道:“大师就是大师,今天我们几个真的是受教了。”

    三角眼:“就一局“千叶手”就让我们人仰马翻了,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必须得服啊。”

    几个人的话说完之后,胖子小松的脸色看上去要就要好看多了,虽然可能他也是知道这只是我们几个的阿谀奉承罢了,但是这好话是永远都不会嫌多的,特别是在这对于胖子小松来说最为“艰难”的时刻。

    “你们想知道什么你们就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胖子小松环视了我们几个人一眼,终于是这样说道……(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千月花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