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44章 坚韧的材料 (爆更一周)

    宁婆婆是如歌的奶妈,这个关系王离昨天也知道了,如歌没有向他隐瞒任何的东西,如果宁婆婆知道了自己和如歌的事情,而宁婆婆觉得自己和一个小姑娘还在进行着苟且之事,那么,以宁婆婆嫉恶如仇的性格,一定会误会自己是朝三暮四的浪荡子,最大的可能是,自己没有轻易使用的,宁婆婆的那只盒子里的暗器,一定会在自己的身上进行尝试。

    王离有点冷。不是临晨冷风的原因。

    “宁婆婆,从今天开始,陆文要和我一起去干活,暂时就不能照看这些牲畜了,我挖走了你的人,宁婆婆不会怪我吧?”王离尽量轻松的问道。

    “男孩子长大了就应该去干正经事,我能怪谁?我宁婆婆这里不过是一个临时的收容所,该走的一定会走,就像这群牲畜,每天都有被杀的,每天也都有新生的,但是种群还是在不断的扩大,宁婆婆习惯了。”宁婆婆一大早就用洞悉世事的口气说话,王离更加的对宁婆婆生出了几分的惧怕。

    “我也是对陆大哥有个交代,其实铸剑,我也是不赞成的,但是承诺的事情,王离也不敢半途而废,九儿醒了,你就安排他接替陆文的工作,那么大了也该干一点具体的事情了。”

    王离很快就忘了,昨晚上承诺要带上九儿的事情。其实,王离真心不想让九儿卷入男人的事情中。

    “九儿,那是你的人,她不归我管,她也不会屈从于任何一个人的,不过王离,不管你做什么,宁婆婆都支持你,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但是,空中走绳索的事情,你自己把握分寸。”宁婆婆说完朝着牲畜栏那边走了。

    王离看着宁婆婆的背影,竟然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自己干的事情,每一件是很像在走绳索,应当是走钢丝?噢,现在还不流行钢丝!宁婆婆是在提醒还是在警告?王离在大清早,眼眶湿润,他真的很想扑在母亲的怀里哭一会。

    “宁婆婆,还有一件事,今天你安排几个劳力,将各种的粪便弄进挖好的沼气池,起码要装半池子,剩下的工作,我晚上回来继续干,也许要不了两三天,青儿就可以用沼气煮饭了。”王离紧走几步对宁婆婆说。

    “你确定到时候不是满屋子的臭气?我就想不明白,你怎么学会的都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宁婆婆说道。

    “一点都不臭,不但不臭,而且还有一股青草的清香呢,到时候沼气灯弄出来,你晚上穿针引线都清清楚楚,不知道你会多喜欢了!”

    “反正我宁婆婆是无条件的相信你,干活的事情我会安排,你确定只需要半池子?那太容易了。”宁婆婆说道。

    王离站着,看着宁婆婆,好一会儿,才转身朝着路口走去。

    陆文和熊伟在路口等着王离,陆文弱弱的问道:“熊叔叔,为什么不让熊力和我们一起去?其实他也很想去的,整天在这里,和牲畜打交道,很闷的。”

    熊伟一直冷淡的看着远处,嘴里一明一灭的吸着自己制作的老旱烟,他不是一个愿意思考的男人,抽两口地里种植的烟叶,不过是打发无聊的一种方式。

    “你们以为铸剑很好玩是不是?整天和刀剑打交道,连性情都会改变的,你没有选择了,但是熊力,我还是想让他干一点简单的事情,把手和脚随时踩在泥土里,人离开了土壤,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熊伟淡淡的说道。

    陆文不做声了,他似乎明白了熊伟的用意,自己是没有父亲的人了,没有选择,他只能按照父亲临终的安排去走那条路,吉凶祸福都听天由命了。而熊力,原来熊叔叔是不想让熊力冒任何险,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谁更正确一些呢?陆文还无法判断。

    王离以为自己很早了,但是此刻只能跟在熊伟的身后,陆文走在最后面,和几天前不同的是,王离没有被蒙住眼睛,而是很随意的跟着熊伟走进了大孤村北面的一个山洞。

    更多的男人已经提前到达了山洞。

    这是他熟悉的地方,不过几天前,他只是在洞口,没有深入,现在自己置身洞中,才觉得熊伟和祝南山真的是用心良苦,洞子很深,里面吃的,喝的,住的,所有的东西都齐备。

    两面是熊伟和陆友安他们铸造成的各种兵器,刀枪剑戟,真的是个大杂烩,王离一一的查看了一遍,虽然好多没有打磨,但是即便是经过了打磨的成品,也是非常的粗糙,这样的兵器,拿到战场上,杀敌是没有问题,但是杀敌一千,可能就会自损两千,而且一定会被敌人嘲笑,就像拿一把木头枪去和真枪干。

    “将所有的兵器统统扔进溶解池,重新溶解分离,然后,按照新的铜锡配比,再进行混合。这些哪是什么武器,更像是粗笨的玩具。”王离果断的说道。

    所有男人都看着手里的家伙,腻腻次次的,疑惑的看着熊伟,在这个铸剑的山洞,他们只听命熊伟一个人。

    熊伟沉声说道:“都看着我干什么,以后铸剑的每一个环节,都必须听王离的,谁要是敢于轻慢王离兄弟,熊伟一定按照家法处置,绝对不留情面。”

    其实这些男人已经见识过王离霸道的功夫,没有人想找事,很快,这些兵器就被扔进了融化池,融化池是借助山洞里的石槽建成的,王离感慨,陆友安还是很聪明的,要建一个融化铜的池子,需要更加耐高温的材料,但是哪里去寻找那些材料?

    王离用手扳了池子边上的一块僵硬的东西,认真一看,发现是胶泥,是呀,最普通平凡的泥土,才是最坚韧,最耐火的材料。陆友安竟然想到了,也这样做了。

    在石槽上涂上厚厚的一层胶泥,然后用火炭做燃料,竟然可以将坚硬的铜,变成铜水。

    王离指示大家缓慢的加热,通过铜和锡的熔点和比重的不同,很快就把一大池的兵器,分成了铜和锡两部分。

    所有人都很惊讶,把两样东西混合,他们驾轻就熟,但是把两样东西轻松的分离,让他们感觉到匪夷所思。

    “其实,道理很简单,所有的金属,都有各自不同熔点和比重,火的力度可以让哪些先溶解,哪些后溶解,而比重更简单,就是比重大的金属溶解了,就会在容器的下面,而比重轻的就在容器的上边,就像你们在一杯水里倒入菜油,那么菜油一定是悬浮在水的上面的。”王离看到所有男人都一脸懵逼,只得解释了一遍,他冷眼看了陆文一眼,发现陆文学习的最为仔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宋不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