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林白不记得下午是在怎样尴尬的氛围中结束的,只知道当时三伯林富民是炸呼呼的离开了,看来是气得不轻。

    这位养猪场的土豪大概这辈子都没被一个后辈这样顶撞过,在这之后,就算是逢年过节,伯侄两也怕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林白没有考虑到这么多,在过去,林富民看不起他们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有些关系撕破脸皮或许活得才更轻松。

    他唯一担心的还是他的学费问题,如今更不能想着去依靠母亲了,林母已经为他操劳了太多了,每天打着两份工,额头上布满了银发丝。

    他已经十八岁,他觉得必须依靠自己,否则对不起天上的父亲。

    想到这里,他在晚饭前给同学曾大龙打了电话。

    吃完晚饭后,林白匆匆忙忙出了门,下到楼下,王老汉又在树下纳凉,看到林白这瓜娃子,就叫唤道,“林娃子,过来,给你个宝贝。”

    看到王守财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林白凑了过去。

    老汉从背后提出一个手提袋,光线有些昏暗,林白只看到那手提袋是两元店专用的那种,里面装着一个盒子。

    “这什么?”

    “我下午去逛街,听说有暑期学生买手机折扣活动,想着之前你妈说要给你买个手机,也就买了一个,送你了。”

    王老汉摸了摸额头,一个老年人给年轻娃子买东西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要命的是,他以前早就想给这孩子买点东西,但如今在这个节骨眼上给,难免有锦上添花的嫌疑。

    不过人老了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了。

    林白推了推手,“不行,我不能要。”

    开玩笑,这东西像个定时炸弹,这要是让林母知道自己收了这老汉的东西,保准会打断他的腿。

    “你这孩子,你妈拉扯你也不容易,再说了,你在我这住了这么多年,一天一声王爷爷,我早就把你看做孙子了,咋这做爷爷的给孙子买个礼物不过分吧?”

    “可是这是手机啊,要是别的我还能考虑…”

    “这你就想多了吧,这手机是外国货,叫叫什么来着,反正便宜的很。”

    “Nokia?(诺基亚)”

    “对对对,好像是这名…”

    “不行,我还是不能要,手机毕竟是贵重物品,我拿了良心不安的。”

    “瓜娃子,还这么拧巴了?我这手机买了又没用,这人老了就不会弄智能手机了,又没个孩子什么的,买给你你就拿着,你妈那边我去说。”

    “可是…”

    “买给你就拿着!”,王老汉努大了眼睛,怒喝一声,直接把林白吓了一跳。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推脱下去对方会直接一套军体拳下来把他打趴在地,“那好吧,我先拿着…”

    “嗯…这才像话…”,看到林白收下了东西,王老汉点了点头,拿着蒲扇拍了拍林白的头,而后晃悠悠的上楼去了。

    只留下林白站在原地,看着老爷子佝偻的背影,五味杂陈。

    好像莫名其妙,一下午的坏心情好了很多,这世界还是有人在默默的关心着他的吧?

    穿过一片乌黑的巷弄,林白宛如在八卦阵中寻找生门,一高旁边的这些楼盘都是上世纪的建筑,房屋纵横交错,几乎没有规划可言。

    若不是经常在这一带生活的人,恐怕还真得在里面迷路。

    绕过了一大段居民区,林白终于在一栋居民楼一楼的车库里见到了曾大龙,那是经过改装后的棋牌室。

    曾大龙此刻正光着膀子,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坐在凉椅上,和一群老爹爹们打着扑克。

    电风扇呼啦啦吹着,远处池塘传来青蛙呱呱的叫声,夏意未眠。

    一看到林白,曾大龙就打趣道,“哟,什么风把学霸林白给吹来了…”

    听到曾大龙提到林白这个名字,老爹爹们都放下了扑克,抬起浑浊的眼看着那男孩,其中一个问道,“这就是那个以前一高学习排名倒第一的那个林白啊?”

    林白一头冷汗,这什么鬼,以前学习成绩渣得这么出名么?

    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聊天的?

    “是啊是啊,”,曾大龙带着坏笑,“你说他是不是踩了狗屎,他这回高考居然都有640呢!”

    “是吗?…”,另外一位老汉目光在林白脸上逡巡,点了点头,又看着曾大龙,“我怎么觉得你考了540才是真正踩了狗屎呢…”。

    靠!不带这样嘲讽人的?原来我在你们这群老家伙眼里就这么不入流是吧…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原本嘲讽别人没想到反被嘲讽…

    曾大龙叹了口气,只好瞥向林白手上提到的袋子,“这什么?”

    “刚才出来的时候,王大爷给我的,好像是诺基亚的手机吧。”,林白刚才赶路,都没有仔细看,这会曾大龙提起,才说道。

    “哇!这么土豪。”,曾大龙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就从他手里夺了过来,“好家伙,你捡到宝啦,诺基亚好歹也要一两千吧,我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我妈只给我买了个三星s7!”

    曾大龙一边砸吧砸吧嘴巴,一边叹息命运对他的不公。不过看他的样子怎么都不像不满,相反话里话外都有股炫耀的意思…

    毕竟只是个诺基亚,虽然他羡慕林白的好运气,但也仅此而已…

    说着,他就从袋子里拿出盒子。

    他看着那标志,那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包装,觉得很眼熟…

    在犹豫了0.1秒后,曾大龙眼睛看直了,提高了嗓门,“这tm哪是诺基亚,明明是iPhone6plus!”

    “是吗?”,林白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安。

    如果只是诺基亚就还好,可要是爱疯,这让人怎么接…

    王老爷子是傻了?

    这好几千的东西…王老头当时说的可是不贵啊…这样送给自己真的好吗…

    曾大龙看到林白发愣,更是生气,他在淘宝上不止1000次观察过肾6的价格,甚至连它所有的配置参数都背得滚瓜烂熟,可每次只能眼巴巴的看它待在收藏夹,悔恨自己没有能力带它回家…

    而现在,林白这穷小子,居然就有了,还是别人送他的…

    这特么就好比一位正在玩游戏的少年,看着自己旁边的同学爆出了史诗装备,金光闪耀整个屏幕,而自己这边啥也没有,这tm什么滋味…

    深深叹了口气,曾大龙弱弱的举起手机盒子,满脸谄媚的微笑,脸都快贴到一位老爷子鼻子上,“韩爹爹,你看王爹爹都给林白买手机了,我这么可爱,要不要给我也买个苹果嘛~”

    其声音嗲嗲的程度可以让人轻而易举的把午饭吐出来…

    苹果,你是要吓死我好继承老夫的遗产…

    韩老头大概是从来没见过这正正经经的年轻人可以骚到这种地步,只好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扔在曾大龙面前,“苹果,五块钱两个,快滚…”

    曾大龙住三楼,和林白家一比较,曾大龙家就好太多了,一般人家拥有的液晶电视,欧式沙发还有不甚典雅但足够明亮的装潢在他家都能看到。

    曾大龙的房间也不是林白那五斗柜大小可以比拟,整个房间摆设了衣柜,还有一张大大的床,靠近窗户边,电脑桌上放着台式电脑。

    “你先坐会,我去拿点喝的。”曾大龙走到厨房。

    曾父曾母不在家,林白也不太拘谨,就势坐在曾大龙床上。

    不一会,曾大龙拿着两罐冰冻凉茶走了进来。

    之前,林白在晚饭的时候给曾大龙打了电话,打算商讨一下暑假的计划,毕竟自己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更何况他不想让三伯有了嘲讽他的把柄。

    “啪嗒”,曾大龙拧开扣环,狠狠灌了一口凉茶,“你想好没有啊,真要自己挣学费啊?”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阔绰啊?”

    “那你大概要挣多少?”

    “最起码要一万二吧,因为我不能保证我大学还能找到好的兼职。”

    “噗”,曾大龙一口凉茶差点喷了出来,脸上表情写满了吃惊,“你在逗我吧,一万二,你知道好多毕业的大学生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

    “多吗?”

    “兄弟,劝你一句,能不能像我一样实际一点,就挣点零花钱去大学撩撩妹子?”

    “你这就是何不食肉糜的典型代表了,我连学费都交不起,还有钱去撩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去卖肾吧…我看你年轻力壮,吃得消…”,曾大龙摇了摇头,显然是无计可施,仰头倒在了床上,翘着腿,“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啊!”

    “可是我好像只剩下打工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啊…”,林白也倒在床上,低落的说道。

    两个人就静静地躺着,窗外一片漆黑,空调吹风时发出的嗡嗡声在提示时间正在流逝。

    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曾大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坐了起来,惊呼道,“你不是没有路走,你可以靠你自己的!!”

    仿佛找到了希望,林白急切的问道,“什么路?”

    曾大龙凑到他面前,压低了声音,“英雄联盟代练!”

    “…”,林白脸色又垮了下来,摇了摇头,“我不是没有想过,但太累了,一局下来三十多分钟,还不能保障绝对能赢。”

    “那你可以去接低段位的单子啊?”

    “可是我连电脑都没有,总不能一直去网吧打吧?这都是要钱的啊!”

    “那拜托,你总要发挥自己的才能吧?放着你那个王者的段位不作为,真要去打工啊?”

    “我也不想打工啊!”,林白望着天花板,“可是我这次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挣到学费,如果凑不齐的话,我宁愿把我的号卖掉…”

    “大哥,你不带这样的,这么多年的回忆和心血,一区的王者号,说卖就卖啊?”

    听到曾大龙这样说,林白就又不争气的想起了周疏桐,在没遇到这女孩之前,英雄联盟确实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可是遇到了她之后,整个世界好像都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如今,这个游戏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符号的存在,比如魔兽世界,那几个字早已经超越了游戏的本身,而是代表了一代人的青春。

    所以他倒是没有多少不舍,如果把号卖掉可以凑够学费,他相信他不会犹豫的。

    “唉,”,曾大龙也看出来林白是认真的了,倘若还有一丁点退路的话,哪有人连自己的游戏号都卖了的?

    “那这样吧,我帮你联系一下买主,陈一昊你知道吧?”

    林白点了点头。

    “我觉得他会对你的号感兴趣的。”,曾大龙一边说,一边坐到了电脑桌前。

    电脑并没有关机,而是待机状态,曾大龙挪动了鼠标,整个屏幕就亮了起来。

    曾大龙在看到那画面的一瞬间,单身18年的手速在0.01秒内连续点击两次,退出了那个页面。

    但为时已晚,林白早就看到了端倪,“等等,你刚才关掉的那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曾大龙打开QQ,“我们还是先联系一下陈一昊吧…”

    “不对,你刚才打开的是百度云。”

    “你看错了,你不是要卖号吗?”

    “你让我检查一下。”,林白夺过鼠标,点了百度云盘,上面显示的是1000G的内存被用完了,但主页面上明明只有几个文件夹。

    分别是: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试卷又不会做”

    “就是靠网络课程”

    “才能勉强维持学习这样子”

    林白随手点进第一个,里面大大小小的mp4,内容却清一色标识着“高考作文高分技巧”,“文言文阅读解题攻略”,“古诗填空常见题型”…

    “都说了吧,你看错了,我百度云里面都是学术性的课程。”曾大龙义正言辞,再次将鼠标挪动,准备关掉页面。

    但林白已经抢先一步,点开了“高考作文高分技巧”。

    在短暂的缓冲后,整个视频开始播放,屏幕画面一上来就呈现出十分香艳的状态,前戏过后,随即就是赤裸着的男女纠缠在一起,肉欲纵横…

    音响里传来酥麻的呻吟声,直接穿透耳膜,在这个静夜响起。

    “亚麻跌,亚麻跌…啊,啊…”

    分明就是岛国动作片的节奏。

    被撞破这么些落拓事,即便是脸皮厚如曾大龙,也窘迫起来。

    “啊哈哈…”,他讪笑着,脸色涨得通红,别过头,目光意味不明,“那个…你懂的你懂的,大家都是男人…”

    “所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秦味白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