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六章 不能间断的调查之路

    柯蓝浑浑噩噩的从噩梦中醒来,胸口有些闷,于是坐起来深呼吸,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刚刚梦里,她梦到一个看不清脸的人拿着手枪对着自己大喊:“你比我慢了一秒,所以,你是第十个受害者。”然后就是一声枪响,她摸着有些痛的头,好像自己真的被枪击了一样。

    挣扎着下床找水喝,按照记忆将房间的灯打开后,柯蓝有些糊涂的看着自己的房间,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身上已经换上了睡衣,床边的电子时钟显示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半了。自己怎么在这里,自己不应该,不应该……

    柯蓝一时想不起自己之前去哪里了,茫然中找到拖鞋,走出了房间,到客厅将灯打开,本来只有微弱月光透过的客厅此时灯火通明。柯蓝缓慢的走向厨房喝水,却在路过沙发的时候吓了一跳,沙发上躺着个人。

    那人盖着薄被,长腿有些委屈的缩了起来,躺在贵妃榻上好像睡得及不舒服。柯蓝轻手轻脚走过去,将被子从那人脸上拉下来,看到的是金泽铭紧皱眉头的睡颜。金泽铭似乎有些改变,原来微长的头发此时短了许多,看起来十分精神。

    感受到光的敏感后金泽铭有些不满的将一只眼睛微微睁开,看到柯蓝之后气急败坏的将被子拽了回来:“大晚上你发什么疯,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然后把脸盖上后向左一转继续睡了过去。

    柯蓝有些茫然,金泽铭不是走了么,那天她从警局回来,就看到他带着自己所有东西离开了啊,怎么又回来了?柯蓝环顾周围,的确看到了金泽铭那熟悉的银色大旅行箱,还有旁边的一个精致的银色小箱子,一切好像又恢复了?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试图想了半天,柯蓝一直没有头绪,最后只好去厨房倒水解决自己的口干,刚刚梦里的情景还让柯蓝心有余悸,那声枪响太过真实,而那种撕裂的疼痛也太过真实,自己的太阳穴依旧隐隐作痛。柯蓝伸手摸向自己的头,一寸一寸头皮人人真真的抚摸,试图找到自己真的受伤了的痕迹,但是头上并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只得作罢。怎么回事,自己是得了失忆症了么,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不,也不是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还是能想起来一些的,比如说金泽铭,比如说之前的那个几个案子,比如说她还记得自己现在的新上司是凌海天,还有自己刚刚写完的结案报告。

    但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柯蓝站在厨房,端着水杯发愣,这时雨滴敲响窗户的声音响了起来。柯蓝抬头看向外面乌漆嘛黑的天,看不清雨下多大,只能听到噼里啪啦敲击窗户的声音,空气中带有泥土被水打过的气味,柯蓝感到有点冷。放下杯子关上灯回了房间。

    路过客厅的时候柯蓝特意看了一眼躺在贵妃榻上的金泽铭,看到他依旧躺在那里睡觉后将客厅的灯关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灯后躺上床,柯蓝发现自己并不怎么想睡觉。

    一方面是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另一方面梦里的事情太过让人害怕,她现在一闭上眼睛全是那人黑洞洞的枪口,虽说是梦,却让人心有余悸。于是只好打开床头灯,拿起床边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书里讲了什么东西她也没看进去,看着那些字看了一会就变成了鬼画符,让柯蓝的眼皮直打架,于是又沉沉的睡去。

    柯蓝不知道这一觉她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好像还在淅沥沥的下着雨,柯蓝坐起来,看向旁边的电子表,发现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本来还困倦的她一下精神了起来,心想,完了,这下会被凌海天骂死,这得迟到多久啊。

    从床头柜拿起了手机,急匆匆将电话拨给了凌海天,过了一会那边响起了凌海天略带疲惫的声音:“怎么了?”

    “凌、凌队,我……我起晚了,我马上过去。”

    “没事,今天你就在家里休息吧。我让他们先去调查,你昨天也受了不少刺激。”凌海天出乎意料的没有大发雷霆,而是让柯蓝继续休息,到是柯蓝有些不理解,昨天怎么了,现在自己的脑袋里只记得结案报告写完后他们似乎准备去吃点东西。

    “对了,如果……你觉得住在那里害怕的话,可以回队里,今天出任务的多,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人。”凌海天的声音有些低,还有些沙哑,似乎是及其不舒服的咳嗽了两声,然后继续说:“对了,我们这边已经尸检结束了,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中毒之前胃里检查出了安眠药的残余,但是剂量不多,所以应该是做成自杀现场。不过疑点太多,线索还不够多,你今天就别过来了,有时间可以去一下钟丽洁的医院看看她平时都和什么人交好,毕竟你不是很了解她。”

    柯蓝嗯了两声,然后挂断电话,做在那里两眼发直的看着手机,然后头脑一下清醒了,隐约想起昨天到底怎么了,她送电动车的时候发现给钟丽洁的早餐她没有动,破门的时候发现钟丽洁的房间内被胶带封住了,并且屋内有超标的一氧化碳,而钟丽洁也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不知道为什么,柯蓝从头到尾缕了一遍自己的记忆,总觉得似乎缺了点什么,她现在还是没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是,在凌海天他们带着尸体回局里之后到发现自己在从床上醒来之间到底发生了设么事,她想破头都想不起来,最后索性放弃思考了,掀开被子换衣服准备出门。

    不知道是一晚上的休整还是枪击的梦太过现实,柯蓝此时对钟丽洁的死已经没有昨天那么难过了,毕竟她和钟丽洁之间的关系不足以让她忽视梦里的那种真实感,只是梦境毕竟是梦境,内心已经平静的柯蓝该做的是刚刚凌海天安排的事情,去医院查查关于钟丽洁的人际关系,这样还能帮钟丽洁洗刷冤屈。

    换好衣服走出房门洗漱的柯蓝还没等走进洗手间,就看到了窝在沙发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的金泽铭,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昨天晚上自己是真没做梦,这人怎么又回来了,急匆匆洗漱好后不再管沙发上的这个人。毕竟他是将这里当做一个随时来随时走的免费旅店,哪有旅店老板追着不交钱的客人聊天的,随他去吧。

    只是当柯蓝走到门边换鞋的时候,金泽铭也陈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柯蓝看到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下面是黑色的运动裤,看起来十分休闲,转过身看她:“去调查?”

    柯蓝没理他,关门走出去叫电梯。金泽铭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多到柯蓝已经懒得去查了,反正谭局说过他是好人,那就这样吧,就当为组织做贡献了。

    电梯到了之后柯蓝走进去,按下一层,等着电梯门自动关上的一刹那,电梯门被人按开了,柯蓝不用想也知道金泽铭也跟着进了电梯,转过脸看电梯间里的广告,就当旁边的人不存在。电梯向下的十几秒钟里柯蓝也当旁边是空气,一言不发。金泽铭在那里也不出声,就连呼吸也很紧张。

    走出楼栋之后,柯蓝才想起电动车还在楼上呢,正要回头取车,却被金泽铭拦下了:“走吧,我开车送你去,去哪儿?”

    柯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的金泽铭发毛,盯着金泽铭看的时候,柯蓝突然注意了一下金泽铭的双眼,双眼的瞳孔是琥珀色,然后语调平平的说:“不用,谢谢。”

    金泽铭似乎不知道柯蓝的态度为什么是这样,语气有些软下来:“好啦,我都不知道你再生什么气,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师傅了啊?”

    柯蓝看着他,气的发笑:“我还真不知道哪里的师傅走的时候连话都不吱一声,连个纸条都留不下来。更不知道哪个师傅回来的时候也不说一声,你当我这里是旅店,我也就只能当你是房客啊不是么。”

    金泽铭耸耸肩:“是,我的确有错,但是任务紧急,而且……我不能用任何电子设备联系你。算了,说多了也没什么用,走吧,我开车送你过去,去哪里?”

    柯蓝根本不生气,只是觉得无语,她对金泽铭也没太多的感情,师傅不师傅的,不过是当时自己急于知道方法说的话,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自己的电瓶好像还没充满,算了,还是跟他走,快点去医院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二人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钟丽洁所在的医大三院,走到导诊处亮出警官证之后按照指引来到四楼钟丽洁的科室,却在门口看到了几个熟人。

    奚梓馨和周于青站在科室门口正在和护士长聊天,看到他们二人后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就听奚梓馨笑着说:“哟,我还当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大‘侦探’啊,柯侦探。”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陌上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