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自杀还是他杀

    技术组的人员证在收集指纹的是时候,其余几个人也到了。柯蓝注意到奚梓馨眼睛一直紧盯着她的位置,一脸藏不起来的愤恨。但是她越那个样子自己则越坦然。

    对姚队她还可以说有些许感情,哪怕自己这么多年被压制都是她在从中作梗,但是作为自己第一任上司,姚队还是教了她很多东西,虽然这些东西她从来没应用对过,所以她是不会过多的怨恨姚敏珊的。

    但是奚梓馨可不一样了,她初来乍到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的推理过程占为己有,并且用那些其实很简单的推理方式来剥夺别人的好感,甚至把自己从重案组踢了出去。所以柯蓝对奚梓馨没什么好脸色是正常。

    但是现在来看不是柯蓝对奚梓馨有怨言,而是奚梓馨觉得柯蓝抢了她什么东西,所以才一副便秘脸,仿佛柯蓝欠她什么东西一样。

    柯蓝虽然有许多性格上的缺点,但是对于这种公然挑衅,一般都是视之不见甚至颇为鄙夷的。有什么事不好直面对垒非要暗戳戳的,真不知道她学的到底是警察还是学的什么宫斗剧。

    很快门上的指纹就被取下来了,凌海天点了点头,侧过头交代:“陶翰,你马上把指纹送到检视科,曹天鸣你去楼下看法医的调查结果,看看到底死因是什么。”说完之后向高临安使眼色:“暴力破门。”

    高临安点头,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锤子和两个螺丝刀,将另一个扔给了站在一边的周于青,二人蹲在门边,保持安静的进行着听起来十分吵闹的“暴力”破门。

    柯蓝有些思念的看着周围的同事,自己虽然离开了他们一天,但是就好像离开了好几年一样。善于使用各种机关和器械的高临安和周于青,二人典型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柯蓝和周于青基本上不会打什么交道,因为原来姚队在时候,周于青是B队的,和自己从来没一起做过什么事情。

    高临安则和他的姓一样,高高大大的,身体的健壮程度也就庄五一能比得过他,所以一开始大家都很奇怪长得五大三粗的高临安怎么能那么精通各类锁头机关这样的小物件,但是久而久之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只是让柯蓝没想到的是凌海天刚来,就知道南川分局的特色,也是很厉害。

    不到五分钟门锁被二人拆了下来,然后戴着手套的手伸到门锁内轻轻一按,门被打开了。凌海天点点头,然后说:“白子鸿、柯蓝、陈越跟我进去,刘滨你和汪巧兮去查一下酒店的监控录像,要查这个门口的所有录像,看看都有谁进过这个房间。周于青去调查一下酒店内员工,看他们对死者有什么印象,并且进行一下简单的搜身,看看谁身上有钥匙。”

    说着就要往里走,但是还没走进去,却被奚梓馨拉住了:“队长,您还没安排我呢。”

    领还挺才恍然大悟一样:“对啊,还有你,你跟着柯蓝。”说完之后不再在理会奚梓馨,自己小心翼翼的走进酒店。

    奚梓馨的杏眼有些仇恨的看着柯蓝,柯蓝冷哼了一声,然后及其公式化的笑了一下:“我们走吧,奚梓馨同志。”说着收敛了嘴角的笑容,将门推开走进去。

    套间不大,三十平米左右,虽然小,但是却一应俱全。门口的右手边是卫生间,卫生间的门此时正虚掩着。卫生间对面是一个简易的厨房。

    看到这里,白子鸿皱了皱眉头:“这什么格局,厕所对面就吃饭?”

    陈越摇头:“一般在这里住的人都不开火,所以这厨房就是形同虚设,一般就是烧个水啥的,你没看到这上面还放着热水壶呢么?”

    柯蓝顺着陈越的眼神过去,的确看到一个热水壶正端正的放在烧水台上。陈越今年快要四十岁了,是一个特种兵出身的刑警,没什么太大的抱负,这几年一直处于混吃等死的状态,也就是说组内出了废柴柯蓝之外,最不受待见就是陈越了。只是因为陈越的知识面特别广,才不至于沦落为跟柯蓝一样的下场。

    而柯蓝的知识面,不提也罢,提了又是刑侦一队的笑谈,每一次的想法都很像是对的,然后一经推敲就站不住脚了,柯蓝也就越来越习惯不说话了,多说多错,不说就不错。这些年将当年锋芒毕露的她折磨成现在一个说一句话都要思量半天的人,也算是一个十分痛苦的沉淀。

    白子鸿点头,继续往里走,柯蓝看到那个壶之后想了想,然后说:“壶上用采集指纹么?”

    凌海天应了一声:“采集吧,看看都水用过那个壶。”身后的技术组紧忙前来对指纹进行采集。

    柯蓝看他们端起水壶后问:“里面有水么?”

    科技组的小陈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里面的水是满的。”

    柯蓝的眉心动够了一下,水壶里是满的,证明这个人应该是想要烧水喝来着。

    走过厨房和厕所,就是一个不大的主卧了,房间的右侧是一张双人床,粗略的看应该是一米八乘两米五的。床上整齐的裸着两个枕头,被子在枕头下面压着,没有人为触碰的痕迹。

    在床的旁边是一个小衣柜,凌海天过去将衣柜打开,里面是一个保险箱和几件衣服。“高临安,打开。”绕过保险箱,凌海天细细的查看屋内的衣服。

    柯蓝站在后面跟着他的手看衣柜里的挂的衣服,一共就挂了四套衣服,一套西服,一套运动服,一套皮夹克和一套休闲服。衣服下面是一个关着的箱子。

    床的对面是挂式电视机和一个十分建议的电视桌,旁边是一台电脑,柯蓝主意到电脑的指示灯是亮的,但是屏幕却暗下来了,看来电脑是打开的。

    房间十分小,根本看不出哪里能藏人,就连床垫子下也是实心的,再瘦的人也不能把自己塞进床缝里。屋内没有搏斗的痕迹,只是在床边放了一把椅子。

    出事的窗户此时正打开着,房间一共有三扇窗户,此时只有最靠右的大爱了。落地窗的位置不高,窗沿的位置大概到人的膝盖位置,打开窗户之后人的个子高的人上把部分就完全的报漏无疑了。

    柯蓝注意到房间内十分整洁,并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判断是被人用重物击打后脑而被扔出来这个推理有些站不住脚。那不是他杀就是自杀了?

    柯蓝在心里摇头,绝对不可能是自杀。

    仿佛是看懂她想什么了一样,凌海天问:“你们觉得他是自杀还是他杀?”

    “不好确定,屋内没有搏斗的痕迹,我们现在只能确定没有人从昨天晚上进来过,但是不能确定是不是提前设计好的异常案件,只是具体怎么实施的我还不是很清楚。”白子鸿老神在在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仿佛那里长满了络腮胡。

    陈越也摇头:“疑点太多,还是需要等最终的验尸报告出来,我们才能确认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而且房间内也干净的不像话,除了那个保险箱和衣柜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死人用品。看衣柜,这个人应该过得很简单。”

    凌海天点头:“是的,不仅是简单,而且模式化,你看他的行李箱,”说着将行李箱打开,箱子里只是单纯的放了几本书几个本子,还有几摞捆好的人民币,粗估估计也就三五万块钱。

    “柯蓝你觉得呢?”凌海天突然问了蓝。

    柯蓝意外的看凌海天,凌海天虽然表情严肃,但是却并不让人觉得害怕。让柯蓝敢把自己的所想所知说出来。

    “我……”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起自杀,”奚梓馨突然将话抢过来:“这个人虽然不差钱,品味也不差,里面的衣服都价格不菲。但是东西虽然贵,数量却很少。我觉得种种迹象都表达他并不缺钱,暂时也没看他有什么过于亲密的社会关系,这些都这个人一直处于动荡的状态,所以因此抑郁跳楼自杀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么?”

    “不对。”柯蓝摇头,然后看向水壶:“如果他想自杀就不会去烧水泡茶了,你们看,茶叶一直在茶杯里准备好了。而且这三扇窗只有第一扇打开了,但是从自杀心理学来讲,一个人要是因为抑郁自杀,一般都会挑选比较明亮的窗子。尤其是东西不会摆成这样随意,起码会十分的介意。但是现在一切都指向这个人不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他随时准备逃跑。”柯蓝结果她的话来说。

    两个人站在那里对视了一会,陈越摸摸鼻子说:“我赞同柯蓝的说法,虽然奚梓馨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有一些漏洞是逻辑上补不下来了。”

    凌海天也点头:“我们现在分头来查一查屋内还留有什么细节上的东西。”说着自己则在死者的衣服兜里新型翻找。

    柯蓝则站在床边往下看,十六楼向下看有些眼晕,从这里看到下面的尸体没什么影响,虽然看不清人摔成什么样了,但是能看清人的轮廓。柯蓝在想,这要怎么摔下去才能做到颈骨骨折呢,正想着呢,柯蓝在窗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在尸体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他抬起头,柯蓝才发现,这个不正是姚队安排的金特警——金泽铭呢,他不应该在家里观察世贸大楼的么,怎么过来勘察这里来呢?

    还没等柯蓝想明白,刚刚去取法医报告的人回来了:“报告取回来了,跟据法医的初步认定,死亡原因是坠楼而死,不是被重物打击死的。他应该是跳下去之后没多久就摔到地上摔死的。至于颈骨的原因,粗略的估计可能是因为楼层太高,这人在下去的时候发生过专题或者其余的运动,严重的伤害到了他的头。”

    ”凌海天点头:“恩,先按照自杀立案。这个人的身份确定了么?他的社会关系是什么?”

    凌海天问出去后,刚刚跑出去的几个人都在门口站着,也不敢往里进。领还挺厉声:“怎么了?还要我请你们?”

    “是这样的,凌队。我们刚刚去打听了一下,死者在这里是定的三个月短租,这三个月一直他并非天天回来。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我们调查的结果显示,死者并没有任何社会关系。”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陌上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