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山参

    体育课有个老师请假,二班和三班是一起合上的。

    体育课,对于初三的学生,那是能躲就躲的,除了那些热爱运动的人除外。

    程玉含了个棒棒糖,在操场旁边看人打比赛。

    二班女生和三班女生进行的排球比赛,女生打排球比打篮球要好很多,至少不会是一群女人在地上抢夺一个球。

    虽然排球打的都不怎么样,但她们二班的女生明显不是三班的对手,因为三班有一两个比较壮的女生,光在发球上都能得不少分。

    三局两胜,已经输了一局了,第二局眼看又要输了的时候,二班一个女生的脚又祸不单行的扭了,说是不能打了,可是又没有女生替,班上没几个人会打的。

    找人的时候,秦雪着急的眼光突然就扫到了程玉身上,招她上场。

    程玉忙摆手,“我也不会。”从醒来就没打过,她应该是不会的。

    秦雪就说,“用手把球击过网就行。”并且还说,“把平常打我的力气拿出来,我相信你能行的,加油!”

    秦雪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把她拽下了场,并把球塞给她,拉她到发球的地方,做了个发球的姿势,然后给她了个看好你的姿势,走开了。

    这死丫头,开刀专找自家人,不过是场比赛,至于那么认真吗??被绑架的程玉,看着球,回想了下刚才她们发球的姿势,一手把球抛向空中,一手握拳,击打了出去。

    球过网了,二班的人很兴奋。

    只是兴奋不过三秒钟,就发现那球没有停下的趋势,力道不减地朝着线外去了。

    三班的人开始欢呼了。

    自己班的瞅着她的眼神那叫一个哀怨。

    程玉看到,不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腹诽了句,用力过大了。

    秦雪懊恼地跑到她跟前,“玉儿,打过网还不行,还要球不能出界限外。”

    程玉干咳了声,“我尽量。”

    杨晓倩说,“人多还不如人少呢。”

    许佳忙附和,“光有蛮力是有什么用。”

    “崩理她们。”秦雪朝那两女人的方向瞪了眼,“我看好你,咱们玉哥最棒。”

    话说的太飘了,一点底气都没有,程玉不由白了她一眼,跟平常说小逸最棒小逸最好小逸最乖时的表情一模一样,竟然把她当小孩儿糊弄了。

    轮到程玉第二次发球的时候,程玉深呼了口气,然后控制着要用的力道。

    砰的一声,球再次过网,然后再次,“压线得分!”秦雪不由叫了起来,兴奋的眼看就要抱着程玉亲一口,程玉忙伸手把她挡在了外面。

    不过,她心里也是有些小雀跃的,照着刚才的力度,她再次发球,然后再次得分,接着发球,接着得分……

    在她手上,光发球得的分,都快赶超对方的分数了。

    激烈的欢呼声吸引来不少操场上人的注意。

    郭少军看着那人发球时的干练利索,跳跃时的轻飘有力,透过西落的太阳光,是那么的耀眼和充满活力,身体里似乎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似的,过去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突然头上挨了一下,郭少军扭头一看,见孙妍正脸色很臭地看着他,砸他的是正在地上滚动的篮球。

    “你干什么啊?”郭少军很火大,刚才那一下还是很疼的。

    “你说我干什么?我要是再不砸醒你,你魂都快被吸没了。”孙妍恼怒地说。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郭少军揉了揉被砸的地方,然后捡起了地上的球。

    孙妍哼了声,“不知道,那我就提醒提醒你,你刚才看那女人看的眼都直了,喊了你好几声,都听不见,怎么?你不会告诉我,分开一年后,其实,你喜欢的一直是她吧……”

    剩下的孙妍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进去,他的注意力都在喜欢那两个字上了,不是她提醒,他都还不知道他这段时间为什么如此不对劲呢?

    干什么都没精神,孙妍叫他出去,他也觉得厌烦,后来更是找各种借口躲着,心里想着呢,总是那个不该惦记的人,来回地回想着开学后遇到她的情形,越想越觉得不够,那清冷的面容,嘴角含着的冷笑,让他欲罢不能。

    这种感觉在过去的程玉身上没有,在孙妍身上也没有,是喜欢吗?看来也只有喜欢才能解释他这段时间的反常了。

    “你想甩了我找她,门都没有。”孙妍气呼呼地跑走了。

    郭少军没去追,在原地又愣了会儿才走开。

    下了体育课就放学了,回到教室,收拾好书包,程玉对秦雪说,“你去接小逸,接完就到小姨店里等我。”

    接小逸放学,往常都是程玉去接,偶尔秦雪会陪她一起去,周英在餐馆里工作,早上能把小孩儿送去,可晚上却没时间去接,所以,程玉就把接小孩儿的任务承担了下来。

    “我去可以啊,你呢?你要做什么?”秦雪不由好奇地问。

    “赵成下午给我发信息,说是找我有事,我过去看看。”程玉边往走边说。

    “他找你能有什么事?”秦雪有些担心。

    程玉也在纳闷,卖菜事业,进行的还算顺利,货她都按时补了,卖的钱,也都按时打在卡上了,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可是赵成的语气,又不像是一般的事,若是一般的事,直接就在电话里说了,完全没必要这么慎重,难不成是有人怀疑了?

    程玉虽然心里紧张,可面上还是一副镇定的样子,“去了不就知道了,应该没什么,很可能是他工作上的事,你接了小逸不要带他瞎吃东西,尤其是冰激凌,上次吃多了,回家拉了一晚上的肚子。”

    “知道了,我接完就去找我妈,哪儿都不去,行了吧?”秦雪嘀咕了句,“啰嗦,不知道还以为你七老八十了呢。”

    程玉心里装着事,没心情跟她扯,出了校门,就直接去了赵记。

    赵成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程玉到的时候,他正蹲在一棵树旁抽烟呢,看到程玉忙把烟踩灭,领着程玉上了他送货的车。

    关上车门后,程玉不由问,“成哥找我什么事?”不在店里说,还跑到车上,看来不是小事情。

    赵成有些愧疚地说,“当初你信任我,才让我做了这买卖,不上学后工作了好几年,却从来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挣这么多钱,可是我……”

    程玉打断他,“到底什么事?”

    赵成又拿出根烟,不过是放在手上,没点着,微垂下头,“是绿松酒店的袁老板,一直在询问我货的来源,让我介绍他跟货主认识。”

    “你告诉他了?”程玉盯着他问。

    “我没有。”赵成急切地说,“你之前跟我说过的,没有你的允许,我怎么会跟他说这些事?你把你成哥看成什么人了?只是他缠得我没办法,我这不才找你的吗?”

    停了会儿,他抓了下头,无不肉疼地说,“若实在不行,他家咱就不送了。”

    程玉说,“这绿松酒店应该是咱们这里最大的酒店了吧?”

    赵成也很可惜地说,“可不是咋地,要菜最多的,而且价钱也给的大方。”

    其实这种情形,程玉之前也想到过,碰到个识货的,肯定会追其来源,想要利益最大化。

    程玉说,“他想干什么?”

    赵成说,“他想让我们把菜只卖给他家,不要卖给别人,他说让我们放心,价格上一定让我们满意,绝对不会低于我们现在的收入。”

    程玉不得感概这人的商业头脑,他发现了蔬菜的价值,想要垄断。

    现在的人有钱了,品味也提高了,知道享受了,吃方面就越发注重起来,可是随着外面各种污染催熟农药化肥超标的蔬菜流入市场,让人吃起来很不放心,所以有条件的都开始追求绿色无污染蔬菜,程玉提供的菜随便拿到那家市场安检,都不会查出这些东西来。

    他垄断了之后,把价钱抬高,专供给那些有钱人,再贵都会有人买,因为别家没有,独有他一家有啊。

    程玉说,“他就一家店,一天用到的蔬菜也是有限的。”

    赵成说,“不是的,绿松酒店不止这里有,在京都也有几家,他说,到时京都店里的菜也让我们送。”

    程玉本来有些动摇了,可是听到要把菜送到京都立马就打消了念头,小地方都还让她提心吊胆的,到了京都那个大地方就更容易被人怀疑了。

    那里鱼龙混杂,水深的很,最不缺的就是大人物,像班里新来的这两位,都是修行者,家里也肯定是修行的,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在京都不可能就他们这一家存在。

    程玉说,“你告诉他不行,没有必要,卖完这一年,人家就不卖了。”

    赵成点头说,“行,明天我回他,其实说起来这老板还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家业,说话也不见有什么架子。”

    程玉无语,“人家想在你身上赚钱,自然不会对你摆什么架子,对别人那就未必了。”

    赵成挠挠头,嘿嘿笑了两声,“小玉比我少好几岁,却比我还知晓人心险恶。”

    程玉说,“在于人,不在于年龄。”

    赵成被忒的无话可说。

    程玉说,“听你这样说来,那袁老板也不像是太坏的人。”若真是使坏,早把她揪出来,查的底朝天了,“这样吧,最近有些水果下来了,你跟他说,可以放在他店里卖,不往外销。”

    赵成说,“行,他准愿意,只是价钱?”

    程玉说,“既然你说这人不错,就让他看着给吧,想必也不会太低了。”

    赵成说,“这人是还可以了,他知道我老家是在乡下山脚下的,就向我打听,有没野山参的消息,说是给家里病弱的长辈寻的,是个有孝心的人,我觉得有孝心的人,人品一般都不会差到那儿去的,只是,野山参这种东西小时候还听到过,现在都挖光,绝迹了,那里会有消息,这几年我连听都没听过。”

    程玉想到了空间里的野山参,不由说,“我听说过。”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梧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